小鬼

不定期抽风

【尘远】桃花煮酒(ABO)章二十八&章二十九(大结局)

全文目录:

                             ㉘&㉙→(本章)


章二十八


 

宁致远房门前站了一堆急得焦头烂额满院转的人,当中以安逸尘尤甚。

他在房门口与院落之间徘徊了百来次,背在腰后的双手掌心里...

【尘远】桃花煮酒(ABO)章二十七

章二十七


>>点击阅读<<


——————

换了个地址,还打不开吗?

【尘远】桃花煮酒(ABO)章二十六

章二十六


若说起文靖昌和宁昊天之间的恩怨,恐怕还得溯回二十多年前。

当时正值清末戊戌变法大兴工商之际,文宁两人皆是廿岁出头的年纪,年轻气盛且才华横溢,仗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跑来广州闯荡。

彼时,羊城为响应朝廷鼓励私企建办的号召举办了几个不同行业的竞赛,胜者可获一笔数额丰硕的创业资金,而这其中就涉及制香业。

宁昊天那时还是个刚从乡镇出来,跑到大城市长见识的身无分文的穷酸书生,调香制香的本事不过是自学成才,却也心高气傲地觉得自己颇具天赋,毕竟他在他从小长大的杏花镇里已是无人不夸。

而文靖昌隶属的文氏则是做水运生意的富家商户,不过他对本家行当毫无兴趣,反倒一门心思...

【尘远】桃花煮酒(ABO) 章二十五

章二十五


五月下的天气,日头渐渐变得毒辣。

地面被蒸得热气腾腾,浮沉飘在空中,融着南方特有的闷湿,将人晒得浑身慵懒。

宁家兄妹俩正在后院散步,两人身边皆有侍女为其撑一把遮阳伞。佩珊的肚子如今已六月半大了,高高隆起的腹部使她走路不甚方便,宁致远便单手搀扶她,两人缓缓步向院中的纳凉亭榭。

走到一半,宁佩珊小心翼翼地问他:“哥,你会长留文府吗?”

宁致远有些漫不经心:“还不知道呢。”

“如果你确定要生下这孩子,我还是希望你留下来,”她轻拍宁致远撂在自己胳膊弯处的手,语重心长地说道,“毕竟你若回府,爹肯定不会给你好脸色,我看是不会好好照料你的。再来,你和我都在这边,...

【尘远】桃花煮酒(ABO)章二十四

章二十四


由于男性OMEGA比女性的生理构造更为复杂,生殖腔的胚胎着床率和成形率相较来说也略低。受孕后头三个月是道坎,因为不够稳定,胚胎仍需ALPHA不断渡入阳液以此固本培元,所以这段期间OMEGA会非常饥渴敏感,同时发情期也会继续维持。而一旦过了这三个月,胚胎会稳定着落在生殖腔壁上,汲取母体的营养,与其融为一体,此时若再强行落胎,孕者将有性命之忧。①

宁昊天一听文世倾的诊断,凉意从脚底猛窜到心尖。

他震惊地望向椅上明显陷入呆滞的宁致远,颤着声音直道:“致远,赶紧跟爹回府,刻不容缓!”

一旁的佩珊察觉到不对劲,皱眉问道:“爹,才查出来身孕,你怎么就让哥回府呀?”

【尘远】桃花煮酒(ABO)章二十三

章二十三


家丁给厅上贵客添了一盏又一盏的茶。

直到半炷香烧尽,文府内堂才姗姗出来两位小主见客。

宁佩珊在文世轩的搀扶下,蹒跚来到坐在桌边的宁昊天跟前,轻言细语地问候道:“爹,您这么早来文府有什么要事吗?”

宁昊天冷眼瞟她,嗤笑道:“佩珊,你可真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就以文府二少奶奶的口吻和你爹说话了?”

“佩珊不敢!”宁佩珊着急地拉住他的手臂,“只是听下人说您来势汹汹的,不知文府哪里得罪了您。我夹在中间并不好受,如果真有什么过节,佩珊替他们道歉。”

“少给我废话!”宁昊天拍案而起,怒瞪宁佩珊身后呆呆伫立的文世轩,“你大哥呢?赶紧让他出来见我...

【尘远】桃花煮酒(ABO)章二十二

章二十二


(谢弦仔的配图~!)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那人一席炽红的凤冠霞帔,燃尽五月芳菲的明艳动人,是诗经《桃夭》里待嫁的闺中可人儿。哪怕被人封了嘴、绑了手、捆了脚、迷晕塞进轿子里,大红盖头掩了他的倾世容颜,依然泯不去他灼灼红衣加身时的风姿绰约。

喜轿外围挂满彩屏金色长穗,四角饰以琉璃灯,行进时金黄的穗子柳条似的飘来荡去,顶盖上玻璃珠的五龙六风合着四角的灯盏散出夺眼的金光,这顶彩轿贵气闪亮,一看便知是大户人家的。

抬轿的...

【尘远】桃花煮酒(ABO)章二十一 + 印量调查

章二十一


听见门外阿三的叫唤后,宁致远慌得大失分寸,使尽浑身解数想要挣开正胡作非为的文世倾,嘴一张,猛咬住文世倾捏他的右手虎口,疼得对方赶紧收回手。

宁致远目眦欲裂地瞪他,咬牙切齿道:“你给我停下!”

文世倾轻笑,把架在肩膀上的双腿落到腰间,尔后俯身趴在宁致远身上,贴紧他温软白净的胸膛,单手箍住他的脑袋,自己的则窝在他脖颈处。

文世倾急色地哄道:“致远,稍后片刻,我马上——”

随即下身劲猛发力,接连不断地冲击宁致远的身躯,速度快得让他近乎崩溃,且每一下都深到极致,若不是宁致远死咬文世倾的肩膀不放,力道大得渗了血,指不定会发出怎样令人面红心跳的浪荡呻吟。...


【尘远】桃花煮酒(ABO) 章二十

章二十


祝 @此人摔死坑中  导演生日快乐!

(配图感谢 @一米西药 太太~)


庭院深深深几许,玉户琼楼,醉揽情归处。

月上枝头时,阒寂无人处,文世倾借着醉意发疯,不顾对方尽心竭力的挣扎,抱紧他心心念念的意中人,死活不肯撒手。 

宁致远闻见他身上的酒气,很是恼火,没想到文世倾这混蛋大半夜买醉就罢了,还把酒疯耍到他房里。也不知府中下人怎么守的门,竟放了一个形迹可疑的醉鬼进来。


“文世倾,你赶紧放开我,滚回你的文府去。”

“致远,我的好致远,”文世倾不安分的手左右环绕着抚摸他的腰身,宁致远单薄的亵...

【尘远】桃花煮酒(ABO) 章十九

章十九


(谢谢亲耐滴@卷啪啪_ 的配图>3<)


宁府临近喜事,府中上下甚为欢喜,下人们忙忙碌碌,一会儿要确认宾客名单和喜宴菜品,一会儿又要贴喜字、布置新房。

离宁致远大婚仅有数日,越是临近宁府就越是闹腾。

这厢刚随宁昊天登门拜见过未来丈母娘,才走出乐家没几步,那头阿三就急忙忙魂飞魄散般地冲到宁致远身边。


“干什么啊,这么慌慌张张的。”宁致远本来心情就不太好,见阿三急赤白脸的样子便知没什么好事,如此想来情绪就更不好了,舒展的眉眼瞬时拧作一团。

阿三捂住肚子勉强地喘着气:“少爷,少爷,”他瞥了眼旁侧一板一眼的宁昊天,拽了拽宁致远的衣袂,悄声说...

【尘远】桃花煮酒(ABO)章十八

章十八


一行人回到宁府时天才蒙蒙亮。

宁致远举掌拍了拍门,稍候片刻,福林便从里将大门拉开,抬头一见宁致远和躲在他身后的宁佩珊,立即喜出望外地吩咐家仆恭迎少爷小姐回府,还差人去房里叫醒老爷。

福林瞄了两眼大着肚子的佩珊和搀扶她的文世轩,许多疑问堵在心口,但还是忍住没问,或许接下来宁府会掀起腥风血雨,福林头疼地默想道,希望老爷能挺过这劫吧。


听闻佩珊随致远一并回府,宁昊天激动地一跃而起,匆忙穿好外衣就赶紧朝着厅堂进发。然而刚踏入大厅,他就瞬间收起了喜色,面容凝重地望向坐在椅子上候着的宁致远等人。

“爹!”

眼看宁昊天出现在门口,宁佩珊激动地起...

【尘远】桃花煮酒(ABO)章十七

章十七


别院深深夏席清,石榴开遍透帘明。

五月鸣蜩,榴花芳盛,初夏的夜晚带着一丝烦人的闷热,扰得宁致远心神不宁,穿着亵衣欹身倚窗,伸手推开玉牖透气,徐徐凉风灌进他的衣襟,他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

不过多时,身后起了动静,似是有人深夜造访,也不敲门示意,堂而皇之地推门而入。

宁致远倏然转身,来者先他一步凑到身前,死死揽住他的腰肢。


“文世倾?你大晚上跑来我这干嘛?”宁致远并不惊讶,抬起眼睫冷淡地瞧他。

他裤脚沾染着泥泞的污痕,估摸是翻墙进来的。

文世倾安静地打量宁致远的侧脸,缓了缓便沉声道:“致远,该是我问你,一别两月,你竟想着和别人成亲?”...

【尘远】桃花煮酒(ABO) 章十六

章十六


纵横这魔王岭四大香镇,谁人不晓文宁两家势如水火。

从家业的扩张到后嗣的培养,无论是暗地较劲还是明面较真,皆让围观群众看戏般地津津乐道、拍手叫好。

早年宁致远颇具慧根,一表人才又聪明伶俐,让文靖昌难免不为自己的长子文世倾捏把汗。那小儿素日被惯得厉害,不仅惰性强、对练香之事还不太开窍,为了历练日后的当家,文世倾年满十五岁那年,便被自己的父亲忍痛送往日本留学。

由于文府家大业大且声名远扬,年幼的文大少爷若轻易暴露身份恐怕会被心怀不轨之人利用,因此在留洋期间化名为安逸尘。


几年的游历学习让文世倾成熟世故不少,并且发现虽不甚精通练香之道,但他对医

【尘远】桃花煮酒(ABO)章十五

章十五


宁致远一回到宁府,沾了床倒头就睡。宁昊天本想询问他昨夜是否打探到佩珊的消息,但见他累成这般只好打消了念头。


而这一睡就睡足整天,待他醒时早已日暮昏沉,临近戌时。

不过让宁致远受惊的并非暗下去的天色,而是坐在床边仔细正打量自己的安逸尘。他倏地坐起身,不悦地问道:“你怎么来了?”


安逸尘见宁致远醒了便对他低头一笑,伸手抚他细滑的面颊:“我让阿三阿四给我开了后院的小门。”

宁致远拍开他的手,似在闹别扭的样子:“我不是问你这个,”他斜眼偷偷地上下瞟着安逸尘,闷声道,“你怎么没去陪你的夏蝉妹妹。”

安逸尘压抑住想笑出声的冲动,温...

【尘远】桃花煮酒(ABO)章十四

章十四


(谢谢@卷啪啪_ 对我的鞭策,不然我今晚肯定写不粗来。。)


虽然理智在听闻到这个犹如晴天霹雳的消息后陷入崩溃,但老练稳重如安逸尘,终归是勉强克制住冲动镇定了下来。

他深谙若此时自己乱了阵脚,宁致远恐怕真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于是迅速集结队伍遣派人马分头寻找,自己则快马加鞭地赶回了府邸。

首先他得确认藏匿在府中的夏蝉是否平安无事,再来,他打算用一个本不想实行的法子去套夏蝉的话。


在日本留学期间,安逸尘曾从旁观摩过惠子对人使用催眠香。人被催眠后,只要方法得当,轻则能问出此人的潜意识和藏得深的心事,重则可以操纵人心为他所用。

当时安逸尘只觉...

【尘远】桃花煮酒(ABO)章十三

章十三


(配图来自 @一米西药 太太的作品~今天尘远也有在好好地查案!)


宁致远可以说是落荒而逃地跑回了宁府,安逸尘的话让他又惊又怕,惊的是对方的认真,怕的是自己的沉沦。他不敢细想,趁天未亮全无人守门,就从后院翻墙回了屋。

泡好香花浴,宁致远觉得浑身酸痛疲惫,便躺下小憩,然休息不过半个时辰,门外就窸窸窣窣一阵嘈杂,他睁眼换上套装起身出门,只见府上佣人们甚是骚动,疑在搜寻某人或某物。

宁致远拽住正往大堂急奔的阿三,蹙眉问道:“阿三,怎么了这是?”

阿三本来不耐烦,抬头看见是宁致远拉住他,先是喜上眉梢:“大少爷!您回来了啊!”接着又愁容满面,“府里...

【尘远】桃花煮酒(ABO) 章十二

章十二


>>戳 我<<


————————


再不行就发微博|||


【尘远】桃花煮酒(ABO) 章十一

章十一


(今天偷个懒,不找配图了,感谢亲爱滴@小苏酥儿送给偶的图><开心地用一下~)


此话一出,宁致远瞬时气结,一把推开安逸尘的手:“你——!”

“致远放心,”安逸尘倒是镇定自若,料到宁致远定会追根问底,就把先前准备好的说辞全盘托出,“这个药剂是我反复试验研制出来的,在日本曾给一位大户人家的小姐服用过,虽然罕见,但确实是见效的。”


宁致远很想发作,可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若质问安逸尘为何在他被做到失去意识后成结,他定会答已经消除让自己莫要在意。

而若问他何故欺瞒自己诱他饮下汤药,安逸尘八成又要说因为料定自己不同意,假若他因此生怒,安...

【尘远】桃花煮酒(ABO)章十

章十


安逸尘点起屋里的红烛灯,室内被温黄煦暖的火光照亮,火光跳跃,映着两人的面庞。


宁致远一双手背在身后,直勾勾地打量对面的安逸尘,开门见山地问道:“你这段时间没来找我,是因为在调查宁府?”

安逸尘不动声色地答道:“并不全是。”


“那你查到什么了吗。”

“暂无头绪。”


宁致远默默盯着他,端详他神情的变化,见他一脸坦荡磊落,也不好继续深究此事。


安逸尘走近缄默不语的宁致远,试探地将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微微垂首凑近他耳边:“致远,你来找我,就是为了问这个?”

宁致远侧过了头,避免与其对视,但却乖顺地伫立着,没...

【尘远】桃花煮酒(ABO)章九

章九


安逸尘见宁致远已如约而至,便打消了出门的念头,上前将一行人请进了家中。

阿三阿四一前一后,担起嵌在躺椅下方的竹杠,把宁致远抬起,稳稳当当地抬进了大厅,找了个能落脚的空地放下了宁致远。

着地的宁大少爷朝阿三阿四使了个眼色,两人就退了出去在门外候着。


“喝茶吗?”

安逸尘客套地问他,但宁致远却不吃这一套,赶紧摇了摇头,少见的严肃认真,冲安逸尘抬了抬下巴,示意让他坐到自己跟前。安逸尘无奈一笑,拿了把椅子挪到宁致远身侧,端正坐好,洗耳恭听。


“安逸尘,我有一个重大发现,并且我觉得此人嫌疑非常之大。”

“噢?”安逸尘倾身凑近...

 
1 / 2

© 小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