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

不定期抽风

【瀚诺】<自由落体> CH.55

*《缘来幸福》何瀚 x 《栀子花开》许诺

*偷跑一张插图局部预览↓ 绘师 @UR寅 


 


Chapter.55

 

何瀚做事向来雷厉风行,许诺才答应结婚,他就迫不及待开始筹备婚礼和计划蜜月旅行。但不考虑其他人的一头热显然不现实,所以当他呈上一份拟邀的宾客名单时,被许诺义正辞严地驳回了。

“你别太着急了,”许诺看都没看就把名册推回,面有难色,“我爸妈还不知道呢。”

“你想反悔?”

“当然不是!”他忙不迭地否认,“只是如果一声报备不打就把请柬寄回家,我怕我爸妈会直接报警。”

何瀚叹了口气,不想许诺为难,于是妥协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许诺见他有所退让,立刻眼前一亮,圈住何瀚的胳膊左右晃晃。

“你先缓缓,等我忙完年前的商演,你跟我回家过年,咱俩就跪在他二老面前征求同意。”

何瀚冷着脸:“如果他们不同意呢。”

“那……”许诺寻思片刻,讪讪笑道,“那也只能想办法说服,你争取表现好点呗。”

何瀚一时无话可说。

 

表面虽诸多不愿,但年三十那天何瀚还是老老实实地跟着许诺坐飞机回了家。

得知许诺要带对象回来过年,许诺妈妈老早就准备好一大桌菜,希望给未来的儿媳妇留下个温馨印象。

甫一进门,许诺就感受到过年浓重热烈的气氛。家门前贴着一副喜庆的红色春联,窗户和墙壁上则点缀倒挂的‘福’字,家母在厨房里忙进忙出,一盘盘新鲜出炉的菜式组合成一桌丰盛的年夜饭。

不过最玄幻的当属自己卧室门口那副对联,写道:浩瀚河川春复始,诺许今朝百尺竿——许诺抹了把额上无形的冷汗。

 

“诺诺!”许母发现了儿子的身影,连忙停下手头活儿朝门口走去,沾湿的手在围裙上蹭蹭,惊喜道,“回来的刚好,饭刚做完呢……”话到一半,原本探头想看看许诺是否把女朋友带来了,结果却看见他身后提了两手袋子的何瀚,“诶,怎么把小何带来了?”

“伯母好,”何瀚礼貌地打招呼,递上礼品袋,“给你们买了点年货,新年快乐。”

许诺妈妈欢喜地接过袋子,但仍不忘伸长脖子往外看:“你这孩子真是太客气了,快进屋坐吧……对了,只有你们俩吗?”

许诺用力点点头,搂上她的肩膀往屋里推:“是啊是啊,妈我肚子好饿,快开饭吧。”

“你这么猴急干嘛,先去跟你爸打声招呼。”许诺妈妈拍掉他的手,偷摸摸回头瞄了一眼在玄关换鞋的何瀚,又转过来悄声地问许诺,“你不是说带女朋友回来吗?人呢?怎么只见小何?”

许诺干笑两声,不知该如何解释,只好打起马虎眼:“我之后再跟您解释,老爸在哪呢?我去问候一下!”

“客厅看电视呢。”

听罢许诺撒丫子直奔客厅。

 

跟父亲亲切问候一番,再简单向他介绍了何瀚,三人就被许诺妈妈招呼上桌了。

许诺生在典型的三口之家,父亲是公务员,为人正直严肃但有些保守,母亲是公司的小职员,温柔贤淑还烧的一手好菜。饭桌上许父寡言,许母叨絮,一问及生活工作等琐事,父亲往往严词厉色,毫不留情地批评指正,母亲则心软地护着儿子。

虽然是寻常人家司空见惯的饭桌场面,但对何瀚而言却是难得的日常温馨。他一言不语地仔细观察他们的眼神和对话,心情就像初进大观园的刘姥姥,看什么都是新鲜的。

 

晚餐过后,一家人围在电视机前守岁,许诺乖巧地给父母削苹果剥橘子,何瀚则跟许诺爸爸聊起家国大事。许父觉得这人年纪轻轻却很有远见,对于国内经济形势看得很透彻,便顺嘴问了句在哪高就。

不等何瀚回答,许诺妈妈就乐呵呵搭腔道:“老东西你不知道吗,小何是何氏集团的CEO呢,诺诺之前在他们公司实习过的。”

许父神情都变了,忍不住就对眼前这个年轻人刮目相看。

“许诺啊,你看你交的朋友都精明能干,”他指指何瀚,又对着儿子老调重弹道,“你怎么不学学人家,偏跑去当什么艺人。”

许诺不屑地吐吐舌头,把剥好的橘子塞进爸爸手里:“老爸,我现在不也挺好的嘛。”

许父不以为然:“好不好不在于你收入高低,而在一个稳字。”

“我……”

“伯父,小诺挺稳的,”许诺正欲辩解,就被何瀚从中打断,“再说他很有音乐才华,如果不做这一行就是行业的损失了。”

“唉,他年纪太小做事浮躁,”许父语重心长地拍了拍何瀚的肩膀,委以重任,“还得麻烦你多看着他点。”

“您尽管放心。”

何瀚谦和一笑,顺便用得逞的目光扫向许诺。

面对严肃顽固的老爹,许诺毫无办法,只能悻悻咬一大口苹果泄愤。

 

两人在许诺家一共呆了三天,这也是苏蔓给他最大限度的假期。

本来打算一回家就立刻跟他爸妈坦白,但许诺始终开不了这个口,之前着急的何瀚也反常地没再提起此事。前两天何瀚跟许诺爸妈相处得非常融洽,关系好到已经可以跟他们联合起来奚落许诺,尤其他爸爸对何瀚赞赏有加,看他们聊天的热乎劲,许诺都要错觉何瀚才是他的亲生儿子。

第三天许诺终于坐不住了,晚上睡觉的时候翻身骑到何瀚身上,两手掐住他的脖子,忿然道:“你到底跟不跟他们说啊!明早就要走了!”

“小诺,你冷静点。”何瀚轻拍他的手腕,安然自若道,“我会找机会说的。”

许诺冷哼一声,重新倒回床上躺着,吹了一口额前散落的刘海。

“赶紧让我爸妈看清你的真面目,不能让他们再受你蒙蔽了。”

何瀚侧身正对着他,调笑道:“吃醋了?”

他捞起脖子下面的枕头扔向何瀚。

“醋你个大头鬼!”

 

翌日晨曦,何瀚早起给许诺妈妈打下手,等许诺和他爸爸洗漱穿戴完毕,出来时桌上已摆盘了精致的西式早餐。

四个人有说有笑地用餐,乍看之下,还真像和乐融融的一家子。

不过全程许诺一直没放弃过给何瀚使眼色,急了甚至穿过桌底踹上一两脚。何瀚无动于衷地看看他,坚持按兵不动。

就在许诺以为没有希望了,恹恹地插了根香肠送到嘴里咀嚼,何瀚这边却突然跟许诺父母提议道:“如果二老觉得住在这边离许诺太远,我可以帮你们在Z市置一套房子,方便你们随时走动。”

“房子?!”许诺妈妈惊讶不已,以为他在说笑,“怎么能让你帮忙置产呢,不小的数目啊。”

何瀚温尔一笑:“孝敬你们是我分内之事,您不必客气的。”

这句话里有话,再愚笨都能听出端倪。许诺的父母面面相觑,半晌才再瞠目结舌地回头望向何瀚。

他极其自然地拉起许诺放在桌上的手,向他们宣布道:“我跟许诺打算在年内结婚,届时欢迎二位莅临。”

 

何瀚就这样坦坦荡荡地言明他们的关系。

更令许诺匪夷所思的是,他爸妈竟没有太多抗拒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尽管临走前父亲把何瀚叫去房间两人促膝长谈了一番,但对于许诺他们并无过多指摘。

在等候何瀚出来的期间,许诺妈妈叹着气跟许诺抱怨道:“我就说你怎么把他给领回家了,果然猜的八九不离十。”

许诺的脸皱成一团,凑到母亲跟前撒娇道:“老妈,你早就知道了啊,不怪我吗?”

“能不知道吗,”她不顾温婉形象地翻了个大白眼,“这几天小何虽然没有明说,但也旁敲侧击了好几次,只是我没想到你们就已经要谈婚论嫁了?”

“您不是常说结婚要趁早嘛。”

“你们又生不了孩子,早晚有什么分别。”

听着母亲略显委屈的口吻,许诺只能举白旗道:“我去领养一个还不成吗……”

 

飞机上许诺不甘心地死盯着满面春风、无比得意的何瀚。

也不知道何瀚给他老爸灌的什么迷魂汤,出来时两人不仅亲切友好地握手示意,许诺父亲甚至亲自开车送他们到机场。

“你到底跟我爸说什么了?”许诺蜷在座椅上,双手抱着膝盖,表情有些扭曲地说,“那么冥顽不灵的老头都被你说服了,在下佩服佩服。”

“谈理想谈人生,”何瀚惬意而愉快地翻阅手中杂志,“他觉得我是有志青年能给你幸福,有什么好拒绝的。”

许诺丧气地哼哼鼻子,调整身体方向背朝何瀚。这家伙得意忘形的模样实在惹人恼火。

“好了小诺,别郁闷了。”

何瀚看出了他的不痛快,把杂志放回座椅口袋,靠近许诺耳边安慰道,“你爸妈其实特别疼你、爱你,他们唯一的担心就是你会受不住社会压力,活得不快乐。其他传宗接代什么的,倒真不是他们在乎的重点。”

许诺嘴巴嘟得高高的,回眸瞥了一眼何瀚:“是这样吗。”

“当然。”何瀚信誓旦旦道,“我跟你爸爸保证不会让你受到一丁点伤害,还跟他列举各种手段措施,他很爽快就答应了。”

“真的吗?”许诺瘪瘪嘴,情绪缓和下来,自嘲道,“真的不是我爸妈打算认你做儿子,然后把我扫地出门吗?”

何瀚不禁轻笑出声,小力拍了拍他脑门:“别胡思乱想。”

 

得到长辈的认可,许诺不再有任何推辞,婚礼的事就全权交由何瀚打理,让他自由放飞。

只是婚礼举办时间左乔右乔,最快也只能定在乐队通告还没那么满的下半年。接到许诺亲自分发的请柬时,几乎全员都是崩溃的。

“许诺!你没搞错吧!”安頔夸张地大喊,心中来回默念十遍内容才震惊地从卡片上抬起头来,“结婚!还特么去巴厘岛!”

许诺赶紧捂住安頔的嘴:“哎哟我去,大哥你能小声点吗,巴不得全世界的人知道啊?”

趁安頔被堵上嘴无法言语,魏歌便凑过来接话道:“许诺,你想清楚了吗?真要跟何瀚结婚?还去巴厘岛办婚礼?这阵仗不小啊……”

“没办法,我说了不要太隆重在国内找个小酒店就好,”许诺苦恼地蹙紧眉头,耸耸肩膀,“但他根本不听嘛,商量好久才定的去巴厘岛。不过知道不能张扬,所以人也没多请,就请了你们外加我爸妈。”

魏歌打量他的眼神充满敬佩:“你敢请你爸妈,也是能耐的啊。”

“哈哈……”许诺尴尬笑了两声。

不过安頔和康健倒爽快地答应赴约并送上祝福。

然而好景不长,紧接着就是苏蔓近乎埋怨的质问:“你婚礼之后不会告诉我还要蜜月吧?”

怕苏蔓着急上火,许诺赶紧解释道:“没有没有,蜜月还没定呢。”

“许诺,你们可是在上升期,”苏蔓扶着太阳穴,好像随时都会晕倒,“空档超过七天我绝对不允许。”

“好嘛,”许诺举起三根手指作发誓状,另一只手拍拍胸脯打包票道,“我不会的,你放心啊。”

苏蔓无可奈何地摇摇头。毕竟打从一开始她就是看在老同学程心和何瀚的面子上接手的这只乐队,如今何瀚要跟许诺修成正果,她也无可厚非。

“婚礼我就不参加了,手上还有其他艺人要管。”苏蔓缓步走向许诺,按住他的肩膀,诚恳说道,“我会帮乐队调好档期的。以及,人虽不到,礼会到的。”

许诺凝眸望着她,满心感激尽在不言中。

 

一切似乎都在顺利进行。

周二早上,何瀚也如预期般接到了加拿大的来电。

是他的爷爷,何中寰打来的。

“我没想到你小子确实有这么两下,”何中寰将快递送来的资料和请柬一并扔到桌面上,言语中带有赞许的意味,“谢家的把柄都被你弄到手了,难怪上个月他们要取消婚约。”

何瀚不甘示弱地揭穿道:“我也没想到爷爷您是个皮里阳秋的人。表面上开出两个条件,结果却勾结黑帮对许诺下狠手。”

何中寰哂然而笑,拾起桌上的请柬拿在手中把玩:“看来还是瞒不过你,连婚柬都给我送过来了,是在向我示威吗?”

“我希望您清楚一件事,”何瀚沉着声音,格外严肃地说道,“当初我能回来解决集团的危机,同样也能让它毁于一旦。如果您不想几十年心血付诸东流,最好不要再试图伤害他。”

被孙子威胁的何中寰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欣慰地大笑起来。

“何瀚啊何瀚,你果然很有我当年的风范。”何中寰疲惫地合上眼睛,也没了心思再去阻挠何瀚的感情选择,毕竟龙有逆鳞触之必怒,他又何必自讨苦吃,“行了,我同意你们的婚事。但是爷爷有一个小小的请求,希望你能满足我。”

“什么。”

“我老了,经不起折腾,这巴厘岛太远了。”何中寰十分遗憾道,“但我不想错过最疼爱的孙子的人生大事……你们婚礼能回加拿大办吗?”

“……”

“我知道你有顾忌,但我不会蠢到同样的错误犯第二次。何况谢姿琦都退了婚约,我没有理由再干涉了。”

何瀚陷入犹豫。

诚然他对何中寰之前的言行不一感到愤怒,可对方毕竟是自己的至亲,何况老人这席话讲得推心置腹,仿佛如果真的错过何瀚的婚礼,他就会抱憾终生。

想到爷爷年过古稀垂垂老矣,而孤身一人的母亲也常驻在加拿大,权衡之下,何瀚难免会于心不忍。

 

“我要跟许诺商量一下。”

沉吟片刻,他还是心软地妥协道。

 






————————————————

收到了稿子好开心,就截个局部给大家预览一下

禁二传二改去水印,感谢大家配合XD

还有两章就完结了,希望本子也能够顺产QAQ


评论(63)
热度(287)

© 小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