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

不定期抽风

【瀚诺】<自由落体> CH.47

*《缘来幸福》何瀚 x 《栀子花开》许诺



Chapter.47

 

车子平稳地行驶在葱郁的山林间,道路两旁是参天的针叶林,越过右手边稀疏的林间带,可以看见宽阔湛蓝的湖面。

有鸟群振翅掠过,发出扑簌的声响。

据何瀚所说,他爷爷何中寰三十岁白手起家,从一个酒厂工人变成酒厂老板,建立了享誉海内外的何氏集团。六十岁将一把手位置交给自己的大儿子,即何瀚的父亲,之后便在温哥华收购了块地皮,移居加拿大颐养天年。

因为年迈经受不起舟车劳顿和长途跋涉,何中寰鲜少回国;家族成员为孝敬老人家,约定俗成在圣诞到元旦期间,聚集于此陪他过节。

何瀚还解释,他母亲在父亲去世后就搬来这边常驻,照顾公公和主持家宅事务,所以并非故意不介绍她给许诺认识。

不过许诺暂时没心思听他讲话,从下飞机以来嘴角一直僵硬地绷紧着,靠在副驾驶座的椅背上,双目无神遥望前方,两手不停揉搓衣角。即便他们已经进入温哥华风光最优美的森林区一带,他也提不起半点兴趣欣赏。

“你放松点,不用这么紧张。”

正开车的何瀚瞥了他一眼,没辙地安慰道。

“何瀚,今天晚上究竟有多少人啊……还有你提前跟他们说了带我来吗?”

车子沿道路拐了个弯,车窗外出现半山腰上一幢宏伟气派的别墅,离目的地不剩多少距离。

何瀚微不可察地勾勾嘴角:“没说,想给他们一个惊喜。”

听完许诺就濒临崩溃了,他挠着头发大喊道:“你居然没说!那我岂不成了不速之客?不行,我还是不去了,你带我去住酒店吧,完事了再来找我……”

“别闹了,”何瀚不为所动,“开车到市区要两个小时呢,何况马上就到了。”

许诺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行不行不行,我觉得你太冲动了,我怕我没法活着回国。”

“你当时不是答应得很爽快吗,”何瀚挑起半边眉毛,调侃道,“还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感动半天,我以为你很乐意。”

许诺缩起脑袋,整个人都怂了:“我那时也太冲动了。”结果下飞机后才感受到强烈的不安,尤其离何瀚他们家大本营越近就越心慌,先前由于兴奋感慨而冲昏头脑忽略掉的诸多问题,现在也逐一浮现脑间。

上坡路终于快驶到尽头,何瀚放缓车速:“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再说你现在反悔已经太迟了。”

车子停在住宅区的巨大铁门前,旁边还立着块牌子——‘私人土地,未经许可禁止入内。Private Property, No Unauthorized Entry.’

何瀚降下车玻璃,伸出拇指摁在一侧的指纹采集设备上,机器根据指纹确认好身份,大门自动打开。

他们就像闯关一般开入何家老宅的领域。

又是一段平缓的上坡路,但明显附近都是静心修剪过的植被,形貌整齐划一,完美对称,连高度都保持相同水准。

没一会儿精雕玉砌的建筑物就映入眼帘,在保安的指引下何瀚将车停进地下车库,然后拉着全身僵硬的许诺穿过偌大的花园,径直走向豪宅正门。

 

要说何瀚爷爷住的这地方也有够奢侈,花园喷泉池塘一样不落,作为主建筑的别墅已经大得夸张,两侧竟还分别坐落两栋四层小洋楼。

“你爷爷一个人住得了这么大的地方吗。”许诺气虚地问。原以为何瀚那栋小别墅他们两人住得够浪费了,如今一见此地真是相形见绌。

“还有很多佣人,何况经常有远房亲戚过来玩,”何瀚用目光眺了下左侧其中一栋洋楼,“房子我一栋,何慕一栋,何琳一栋。我三叔没孩子,所以剩下那栋一般给客人住。”

许诺战战兢兢地咽了口唾沫,满脸‘有钱人的世界我不懂’的不解表情。

“不过你今晚不用去客房,”何瀚拽紧他的手,安抚道,“住我那儿。”

许诺懵懵懂懂地点头:“好吧,但你确定我不会被你家里人轰走?”

何瀚不自觉地放慢脚步,手收得更紧,说出口的话却是答非所问:“其实那些楼是爷爷给我们这辈准备的婚房,只能成家后带着另一半和小孩入住,我之前来都住主楼的房间。”

许诺更懵了:“那你还……”

“所以我今天带你来,”何瀚截过话头,顿住步伐,转身跟许诺面对面,当他们的视线毫无保留地互相交错时,才字正腔圆地认真道,“就是想跟你一起住进去。”

许诺的大脑几乎瞬间空白。

他有点难以消化那些台词里的庞大信息量,更怀疑是不是自己理解能力出了很大问题,或是干脆耳背听错了。

何瀚说那是他的婚房,还说要让自己住进去……意思岂不是……

脑筋绕过这层弯,许诺的脸腾地一下烧得火红。手心冒汗、眼神飘忽、讲话支支吾吾,显而易见的不知所措。

明知许诺赧然得手足无措,何瀚还坏心地握着他后颈将人拉到跟前,额头贴额头地低声追问,“你答不答应?”

情绪在心脏里爆炸,激动得快要溢出身体,指尖微微发抖,耳朵听不见其他杂音。他觉得一切来得太快太突然,毫无预兆得让他无法思考。

“我……”

 

“哥!”

后方的一声呼唤打断了许诺嘴边的答复,何瀚失望地抬头看向声源,许诺则如释重负地长长舒气。

何慕牵着肚子微隆的苏晓晓走近他们,当看清大哥身边那个人的面孔时,立刻呈出天塌状。他一边走,一边表情扭曲道:“你你你——你怎么带他来了?”

许诺尴尬地跟何慕夫妇挥手打招呼,随即一言不发地缩在何瀚身畔。

何瀚不太耐烦地朝他点头示意,但并不打算回答弟弟的问题。

何慕摇头继续说,“我说你怎么死活不肯跟我们一班飞机……哥你胆子太大了,我真怕老妈和爷爷今晚会被你气死。”

何瀚狠厉地横了他一眼,可依旧止不住何慕的补刀,“哦对,还有堂姐和谢姿琦。”

“管好你自己就行。”何瀚冷冷道,说着就背过身想把许诺带走。

何慕跟上他们,慢悠悠走在旁边,拍拍胸脯道:“我老婆怀孕了,相当于有一块免死金牌,”他和苏晓晓甜蜜地相视一笑,又想起什么似的隔着何瀚对许诺道,“许诺,她就是苏晓晓,要不要认识认识?”

许诺刚好奇地探出半个头,何瀚就怒瞪多嘴的何慕,眼神凶悍得像随时会大开杀戒。

 

只是还来不及跟苏晓晓攀谈一句,何瀚就加快速度把何慕夫妇甩在身后,大步一跨便迈进了门扉大敞的家宅。

绕过大堂,二人来到就餐的会客厅。入目即是谈笑风生、觥筹交错的何家人,各个举止优雅谈吐不凡,标准的上流社会族群。

何瀚的到来让所有人将目光聚集在门口,无形的巨大压力乌云遮天般席卷向许诺,他不禁腿软地隐了半边身子在何瀚身后。

“小瀚!”坐在沙发上的中年女性满脸微笑地起身,步履款款地向他们走来,雍容而优雅。她跟何瀚礼貌性地拥抱,语气欣慰道,“终于到了,旅途辛苦吗?”

“妈,”接踵而至的何慕在一旁嘟囔道,“你怎么不关心下我呢。”

女人浅笑怡然,伸手捏了捏小儿子的脸,“你们两兄弟今天这么准时,都该夸。”

而后她回身面朝众人,发话道,“人都到齐了,请大家入座吧。”

 

会客厅中央摆放着用餐的十米长桌,地面铺陈着金丝绢绣的红色地毯,四壁皆是精致细腻的油画和雕像,而天花板吊挂的巨型水晶灯将室内映照得灯火通明。

佣人们端上装盘精美的佳肴,为客人们斟上香醇的红酒。

玉盘珍馐,色味俱全。

只是堪称吃货的许诺却完全高兴不起来,到场的人比他预想的多了太多。

除了上座的何中寰,还有何瀚的母亲、他外公外婆、他二叔三叔夫妇、何慕夫妇、何琳夫妇跟她公公婆婆以及谢姿琦……再加上一些亲表娘舅的,差不多二十来号人。

 

许诺被何瀚强制性地摁在身边落座,全程埋头只字不语。

尽管他表现得足够低调,然而家族聚会混入一张陌生脸孔,难免有亲戚猜测他的来历,不过大都以为是何瀚的好朋友——除了心知肚明的何慕,以及正坐在他们对面,气得眼睛都能喷出火苗的何琳。

用餐前,何中寰作为大家长跟所有人做年终总结发言,着重表扬何瀚今年一年工作上的卓越表现,顺带恭贺苏晓晓的身孕。

被提及名字的苏晓晓高兴得合不拢嘴,小鸟依人地靠在何慕肩头上,荡漾着小女人的幸福。

许诺看着她幸福的模样,由衷为她感到开心。

也许因为家庭背景的悬殊,苏晓晓跟何慕的婚事最初并不能为何中寰接受,而如今,这位大家长终于当众送上了他的肯定与祝福。

但一联想到自己……许诺忽然忍不住地难过。

放在膝盖上的手渐渐收拢成拳头。

他总算明白了内心那份无法消弭的不安和紧张,以及庞大到能吞噬自我的窘迫与尴尬——他根本不可能被这些长辈接受。

抛开家境不论,他是个彻头彻尾的男人。苏晓晓姑且可以凭借身孕博取何中寰的认同,可自己呢?几乎一无是处,没有立足之地。

 

何瀚一眼看穿了他的不安,握住他紧攒的拳头,凑近耳边,温柔道:“想什么呢?”

许诺本想抽出拳头,无奈何瀚抓得太紧,只好作罢:“没有。”

“别想那么多,”何瀚柔声安慰,“先吃饭吧。”

“我觉得我就不该来,”许诺焦虑得脸都要皱作一团,眉头深锁,“太尴尬了。”

何瀚却不以为然,理所当然道:“有什么好尴尬的,你迟早得来。”

许诺嘟哝着嘴,正想再多抱怨几句,对面目睹全程的谢姿琦已坐不住了,她按捺不下好奇地扬声问:“何瀚,你旁边那个究竟是谁呀?”

何琳见状就急了,连忙拽拽她的衣袖,低声劝阻道不要当大家的面挑衅何瀚。

可惜妒火中烧让她全然无视了何琳的忠告。

一开始听说未婚夫跟个男人搞在一起,她还认定是何琳信口雌黄。想不到何瀚竟明目张胆地把人带到了加拿大,更肆无忌惮地在她眼皮底下亲亲我我。

当初输给苏晓晓,虽然对方寒碜,但至少是个女人。

现在她居然连个男人都比不过?!

谢姿琦尖利的指甲敲打着桌面,阴阳怪气道,“我想在座各位肯定都很好奇吧,你怎么会带个外人出席?”

眼看何瀚气定神闲的样子,何琳倍感心塞地扶额。

直觉告诉她,谢姿琦的发问正中他下怀。

果不其然,下一秒何瀚就笑里藏刀地否认道:“他不是外人。”

他坦荡地搂上许诺的肩,视线横扫全席,最后落在了何中寰身上。

老人两手撑在脸前,因此猜不透他此刻的表情,但眼神的锐利程度丝毫不输何瀚。

许诺愈发紧张,指尖抠得掌心发疼。

 

“他是我爱人。”

 

空气中弥漫着一触即发的火药味。

偌大的房间安静得仅剩何瀚这句掷地有声的发言的回音。

 

数秒过后,满座哗然。





————————

感觉我变勤奋了有没有。。。

评论(51)
热度(311)

© 小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