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

不定期抽风

【瀚诺】<自由落体> CH.37

*《缘来幸福》何瀚 x 《栀子花开》许诺

*海报感谢my夜 @白夜  

 


Chapter. 37

 

两人不计后果地放纵了一次,床铺都被溅出的体液弄脏。许诺被何瀚伺候着穿了一件宽松大衣,微鼓的腹部本也不大,藏在外套底下便看不太出来了。他乖乖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眼巴巴地等何瀚卷起床上的铺盖、褪下棉被的罩子。

“洗衣机在哪。”何瀚抱着床单被罩,忍笑轻声地问他。

许诺的脸仍红得像个苹果,下巴缩在外套的立领里,不知所措地吞了一瓣何瀚给他切好的橙肉,眼睛向上睁着,轱辘转了几转才悄声说:“我带你去。”

然后慢悠悠站起身,领着何瀚来到一楼盥洗室里的洗衣机前。刚把要洗的东西塞进机箱,玄关就传来开门关门的动静,吓得许诺一个激灵躲到何瀚身后。接着被按下开始键的洗衣机轰隆作响,许诺妈妈的声音也隔着门板响起。

 

晚饭是三个人围坐在餐桌边吃的。

一开始多少有点尴尬,后来聊起许诺在乐队的事情,话匣子才算打开。何瀚伯母前伯母后叫得殷勤,直言不讳地夸赞许诺歌唱得好,又被许诺吐槽明明两次比赛都没来听,哪有资格这样夸。

“我去听过你排练。”何瀚不以为然地举出反例。

许诺放下碗筷,语气颇有微词:“那次的排练房也就KTV效果,哪听得出好坏。”

何瀚本想继续跟他辩,却被许诺妈妈笑吟吟地打断了:“诺诺,人家是在夸你又不是贬你,干嘛这么较真。”

“哦。”许诺努了努嘴,重新埋头假装吃饭。

 

虽然没直接讲出来,但许诺妈妈看着眼前一幕,心里别提多宽慰。看来被友人探望之后,她这宝贝儿子的心情好了不少。愿意下楼吃饭不说,人也比先前的活泼开朗,像是恢复到正常状态。也亏得他能交上何瀚这样稳重靠谱、又会照顾人的朋友。

注意到他又往许诺碗里夹了一筷子菜,她嘴角有掩不住的微笑。

 

席间何瀚含糊其辞地跟许诺妈妈交待了许诺的情况,声称他是肠胃出问题,打算把人带回Z城看病,因为那边有一个从医多年的好友,绝不会误诊错诊,费用还能打折。

她当然没意见,反正儿子迟早该回学校准备毕业论文和答辩,“只要他愿意跟你走,我肯定同意。”

何瀚手肘推推身旁的许诺,打趣道:“问你呢,愿意吗。”

许诺翻着白眼瞥了他一下,脸埋在碗里,迟迟不给答复。直到饭扒得差不多了,何瀚跟自己母亲交谈的话题也转到其他方面,他才终于舍得抬头,拽拽何瀚的衣摆。

何瀚停下话头转向他,眼里闪过一丝疑问。许诺顺势凑到他耳边,音量低若蚊吶:“好吧。”

 

“你俩说什么呢,这么开心?”

“没什么,”何瀚回头看向满脸微笑的许诺妈妈,笑意更甚了,“伯母您多吃点菜。”

 

因为没预料会有客人到访,客房杂物堆积,一时半会儿收拾不出来。加上航班订在第二天清晨,住酒店早上汇合不方便,何瀚只好挤在许诺房里度过今晚。

本来准备打地铺,可没有暖气地板实在太凉,许诺又是个心软的主儿,最后还是别别扭扭地让何瀚到他床上睡。

跟下午如出一辙的相拥而眠,不过这回碍于许诺妈妈在家,两人没有过火的肌肤之亲,只有纯洁的拥抱轻吻。

星光透过窗户玻璃斑驳地洒下来,照亮许诺乌黑的瞳仁,灿若星辰。

何瀚情不自禁地垂首吻住他的眼睑,对方纤长的睫毛刷在脸上,微痒的触感撩得心里也痒痒的。

“我有个愿望,”何瀚目光定定地望着他,“每晚都能这样抱着你睡。”

许诺不自然地咳嗽几声,腆着脸说:“咳,那我也有个愿望。”

“什么?”

他一本正经,“希望你以后不要这么肉麻了。”

何瀚听了但笑不语,只轻揉他的头,这个动作持续了一阵子,又按耐不住地对准许诺的脸落下好几个吻,似乎想把言语的温情全部转化成行为的亲热。

 

一夜平平稳稳地过去。

早上何瀚随意帮许诺收拾了一箱衣物,由于行程匆忙,带的行李没有太多。

“衣服不够回去再买。”当许诺抱怨一箱不够装时,何瀚拿出去德国前同样的借口搪塞道。

许诺对他这种铺张浪费的行为嗤之以鼻:“那你出钱。”

“当然。”

结果被何瀚理所应当的回答堵得无言以对。

 

下楼吃早餐的时候,正巧碰见许诺妈妈在阳台晒昨天洗好的床单被罩。

看着晨光下迎风飘扬的绵软布料,想起他们睡在上面时种种不害臊的行径,许诺的脸没来由地狠狠烧了一下。

所幸何瀚很自觉地上前帮他妈妈晒了衣物,这才稍微缓解他几乎爆表的羞耻心。

 

用过早餐,许诺妈妈把两人送到门口,临出门前许诺含着泪用力抱紧她。

“妈,之前是我太任性,对不起。”

“傻孩子,你只要给我健健康康的,其余都不算什么。”她轻轻拍着许诺的背,连日来情绪上的阴霾总算扫净,“但是真不用我陪你去看医生吗?而且如果只是肠胃的毛病,在家这边其实也可以……”

“妈,”许诺哭笑不得地松开了怀抱,“你昨天不是答应得很干脆吗。”

“我就想多念叨你几句,还不行啦?”

一旁的何瀚忍俊不禁地帮腔道:“伯母您放心,医生很可靠,小诺痊愈后我也会第一时间知会您。”

许诺妈妈满意地指了指何瀚,笑得快合不拢嘴:“还是小何可靠,你学着人家点。”

“知道啦。”许诺无奈摇摇头。如果他妈妈知道自己就是被她口中‘可靠的小何’搞到生病的,也不晓得会不会有所改观。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飞机上许诺被飞机餐招惹得犯了回恶心。

何瀚看在眼底,心疼得不行。除了帮他顺气和要热水,更多的也确实做不了。以为昨天和今早许诺吃饭都正常,大概是过了容易呕吐的时期,结果还是估算错误。当他真真切切目睹许诺难受得无法进食的过程后,免不了平添几分自责内疚。

等下了飞机,何瀚恨不得把许诺背在身后,连地都不让他沾。要不是被许诺严明抗议,搞不好他真的会这么干。

 

何瀚所说的那位医生朋友名叫林皓,经营着一家高级诊所,并兼任何瀚的私人医生。据他介绍,林皓的父亲是某专科医院的院长,照理本该由林皓继承家业,但因为意见上的不合,林皓一气之下决定离家自立门户。何瀚见他有才,两人又相识颇久,便拔刀相助地给林皓的诊所投了一笔钱,某种意义上他也算诊所的大股东了。

——因此大股东带人看病、诊所被迫停业半天,好像也无可厚非。

 

许诺进去做全身检查时,身为所长的林皓自然少不了找何瀚抱怨。

“到底什么人啊,非得我闭门谢客只招待他一个。”

“不是人的问题,”何瀚目不斜视地盯着正在屋里量血压的许诺,“是病的问题。”

林皓难得见何瀚如此紧张别人,对方还是个名副其实的七尺男儿,忍不住好奇道:“因为你才病的?”

何瀚收回视线看向林皓,嘴上却答非所问:“总之尽快给我检查结果。”

林皓朝他摊手,以示投降:“全所现在只为他一个人服务,想慢也慢不下来。”

 

当天下午体检报告就出来了。

何瀚跟许诺正坐在会客室里等结果,然而林皓只叫了何瀚一个人过来听汇报。

走进办公室后,他立即神情严肃地锁定何瀚,煞有介事地问:“你跟他到底什么关系?”

听到林皓如此发问,何瀚心里大概也有了些底,便直言不讳道:“发生过关系的关系。”

“你倒是坦诚。”林皓拿他没辙,只能长长吁口气,摁着额头把结果递给何瀚,“他得了一个非常罕见的病,我反复核对了很久才下的结论。”

“病?”何瀚心中存疑,“难道不是怀……”

“我之所以没直接把病人叫来,也是怕他接受不了。”林皓知道他想说什么,但还是把话截了过来,“pseudocyesis,假孕症。通常是对怀孕有长期渴望或是压力的女性才会患的一种病。”

看何瀚被他一句话说得愣神,林皓竟有种得逞的快感。这家伙横行霸道了这么些年,想不到如今会被个大学生将得死死的。不过何瀚也是能耐,居然把一个男人搞成这样……他到底对人家做了什么惨无人道的事啊。

林皓敛起发散的思维,抿了抿嘴继续道,“男性在某种情况下也可能罹患,但十分罕见,也就英国有一例可追溯的病例。”

何瀚的眉心渐渐收紧,欲言又止:“可是……”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林皓靠在办公桌上,双手抱着胳膊,“腹部可能是因为胀气,或者因为雌性激素分泌过旺导致的脂肪增多,加上心理暗示又聚集模拟成怀孕的样子,具体情况需要进一步观察。”

何瀚的表情很是惋惜:“是吗。”

“你可惜什么,真的怀孕才可怕吧。”林皓直起身拍了拍他的肩,安慰道,“那他估计会被医学界供起来当神兽研究了。”

“……”

何瀚的脸色有些难看,趁他尚未生气林皓赶紧转移话题,“不过言归正传,男性得这种病实在太少见了,单纯的发生关系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除非有很强的心理暗示或者……”

“反正是假的,”何瀚冷着一张脸,“起因很重要吗。”

这回轮到林皓无语。

 

“不说这个了,能治吗。”

林皓点头:“能,他现在最大问题是雌雄激素不平衡,打针吃药,慢慢调节会好的。”

“嗯。”何瀚捏了下鼻梁,“要多久。”

“除了激素问题,他之所以得病,主要是心理问题,你得把施加的心理暗示解除,再让他静养。”林皓摩挲着下巴,认真思考着说,“快的话一两个月,慢的话半年吧。”

“对了,养病期间最好不要发生性行为。”

何瀚甩了一个阴鸷的眼刀过去。

 

之后何瀚跟林皓一起耐着性子跟许诺解释他目前的病况。

听完诊断,跟何瀚的反应大相径庭,许诺如释重负般地长舒一口气。

林皓看穿了他的侥幸,便幸灾乐祸地对何瀚揶揄道:“他这才是正常反应,刚才的脸色使给谁看呢。”

何瀚的脸色依旧难看。

 

回程的车上,许诺犹豫了很久,也酝酿了很久,终于鼓起勇气发问道:“你不高兴吗?”

“嗯?”何瀚莫名地转头看他。

“我是说,检查结果你不高兴?”

何瀚微微一笑,摇了摇头,伸过手握住许诺放在膝盖上的手背:“只是有点可惜,是真的就好了。”

“这有什么好可惜的,”许诺用夸张的口吻强调道,“是真的我就崩溃了。”

何瀚沉默了一阵,忽然把视线从车窗外的景色调回到许诺身上,眼神里有说不出的认真和深情:“如果是真的,你就离不开我了。”

一时间,许诺的内心被诧异和感动包围。他知道何瀚没有安全感,很想说些话去安抚他,却发现自己并没有胆量给对方任何承诺——而这也是何瀚缺乏安全感的根源。

“何瀚,其实我……”

“你回宿舍养病不方便,”何瀚轻笑着打断了他,“林皓说你要静养,去我家怎么样?”

许诺没有犹豫太久,只是神情依然复杂:“好吧。”

 

车子平缓地前行着,夕阳金灿而绯红的光影折射在他们的脸上。

何瀚按了按许诺的手背,正欲收回,却被后者紧张兮兮地反握住。

“何瀚。”许诺把那只手用自己的两手攥紧,头埋得很低。

何瀚惊奇地侧头看他,这是许诺鲜少有的主动的亲近:“怎么了?”

“其实我……”他憋红着脸,很努力地想要脱口而出,“我——”

何瀚此时的眼神充满了宠溺,仿佛无论接下来许诺说什么他都会欣然接受。他张开被许诺握住的五指,交错地插进少年的指缝里,与其十指紧扣。

然后安静地等待他下半句的台词。

 

“——我也是,喜欢你的。”

 

许诺磕磕绊绊地说出口,几乎耗尽了全身力气。





——————————

林医生有自己的cp~

评论(84)
热度(534)

© 小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