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

不定期抽风

【瀚诺】<自由落体> CH.34

*《缘来幸福》何瀚 x 《栀子花开》许诺

*海报感谢my夜 @白夜   

 


Chapter.34

  

年初Z市下了一场很大的雪。

是一月入冬以来的第一次,大概也是最壮观的一次。放晴后街道银装素裹,不少人大清早就出门扫雪,也不乏贪玩的小孩滚到雪地里嬉闹。

而机场又是另一番景象。旷阔的草坪积雪皑皑,只有被及时清理的跑道才露出原本的水泥灰。

走出机舱时,何瀚理了理卡其色的长摆风衣,有点感慨国内的冬天原来和加拿大的一样冷。

 

海岛乐园一别,何瀚把集团大部分事务交由何慕打理,自己则宣称要回位于加拿大的家族本宅处理些琐事,一去就是两个多月。但实际到底是真的有事或只是找个借口出去散心疗伤,就无从得知了。

年尾本宅的家宴是何氏家族成员团聚、亦是一年一度最重要的聚会。陪老爷子过完圣诞和元旦,这一年就算过去了。

新的一年意味着新的篇章,生活总要有个开端。因此元旦结束不久,何瀚便跟何慕一起回了国,同行的自然还有他的弟媳,苏晓晓。

 

三个人推着行李车从机场走出来,等候已久的司机立即上前把行李搬至后备箱,苏晓晓称口渴去买瓶饮料,何瀚和何慕两兄弟则站在路边抽烟闲聊。

何慕低头看着皮鞋上的一点雪污,踮起右边脚尖想把污垢蹭下去:“哥,你这次回来,公司的事我应该能脱手了吧?”

“嗯。”何瀚也没看他,直视前方吐了口烟圈,“你帮我打理这么久,辛苦了。”

“亲兄弟就不要客气了,”何慕换成左脚尖,同时抬头望向何瀚,“其实你肯找我帮忙,我很开心。今年的家宴,谢谢你对晓晓……”

“不用道谢,”何瀚掐灭烟头,释然地跟何慕对视,“你说的,亲兄弟不要客气。”

何慕顿时百感交集。

事情过去这么久,何瀚终于放下了。本以为他缺席自己的婚礼,意味着很长一段时间的不原谅和芥蒂,可年末的相聚让何慕觉得,他们似乎能回到从前的无话不谈,甚至比从前更加坦诚。

但还是假装不在意地嘁了一声:“还会现学现卖了啊,看来心情不错?”

何瀚轻笑,掸一下烟灰:“不用再听董事长发牢骚,你不开心?”

“切,既然嫌爷爷啰嗦,那跑回去三个月是怎样?”何慕不以为然地斜眼睨他,“给自己找罪受?还是……”

“就不要提了吧,”何瀚第二次打断他,注意到不远处朝他们跑来的苏晓晓,声音有些疏离,“反正都过去了。”

何慕没好意思深究。等苏晓晓回到身边,两人一起跟何瀚道别,上了自己的车离开机场。

这时安排完司机搬行李的Coco走到何瀚身边,恭谨地问:“何总,您是想先回家还是去公司?”

何瀚目送那辆载着何慕夫妇的轿车渐渐开远,隐约有种羡慕的情绪,但没有表露出来。

“直接回公司。”

 

对于重回故地,他现在勉强能做到平常心。这几个月跟国内划清界限,除了一些必须经他本人过目的事项由Coco转达,其他联系基本都断了。所以不会接触到相关联的人,更不会勾起心底不堪的回忆。

大概能够放下了,他想。不只是对苏晓晓,还有许诺。

在加拿大的这段时间他一直在思考和反省,关于自己偏执的情结,和无法改善的占有欲。总得来说,两次失败经历让他体悟良多,何瀚甚至觉得有所成长,而年近三十岁还能在感情方面长进,听上去有些讽刺。

 

车停在茂业大厦门口,何瀚刚下车就注意到大门前有人跟保安发生争执,吵得不可开交。

Coco见状立马主动道歉:“不好意思,何总。这人最近每天都来公司闹,是我们处理不当。”

何瀚觉得那人的背影很眼熟,眯着眼打量片刻:“闹什么。”

“吵着要见您,跟他说了您不在国内还是不肯听……”而且看他简易随性的打扮,多半是哪块工地闹事的散工。

不过没等Coco交代完,何瀚已经上前查看情况,及时阻止那位不速之客和保安动手。

“何总!您回来了!”

门卫正身跟他敬礼,旁边的安頔也停下动作转过来看他,从目瞪口呆变为怒不可遏:“何瀚!你他妈终于敢露脸了啊!”说着就要直接上拳,被门卫从后面架住阻拦。

何瀚的眉间有细微的紧缩,没想到会被安頔追上门找麻烦。他不确定安頔要见他的原因,但同时清楚自己确实有理由被他找。

可时隔这么久,就算他想帮许诺出气,也早该过了时效。何况听Coco的意思,他是最近才开始出现的。

难道许诺出了什么意外?想到这里,何瀚的心莫名揪紧。

他对保安扬了扬下巴:“放开他。”

保安很为难,怕这个脾气火爆的小鬼会对总裁不利,但何瀚都下了指令,又不好违抗,只能缓慢地松开手。

 

“你到底对许诺做什么了?!”

身后的束缚稍松,安頔就立刻冲过去拽住何瀚的领口,两只眼睛气得几乎喷火。

何瀚的眉头皱得很紧:“他怎么了?”

“这他妈是我想问你的!”接着又要打人,被保安再次拉下。

看他这般歇斯底里,许诺肯定不是出了一般的事,而且跟自己有关。

何瀚掩藏不住心里的着急,仿佛做了好几个月的思想工作都被这个尚不知道内容的意外敲碎了。

“你冷静点,”何瀚好言相劝,“我才从国外回来,许诺到底出什么事了。”

安頔深呼一口气,知道一味的发飙得不到任何结果,便忍着怨气铿锵道:“好,我就告诉你他怎么了,但咱俩得换个地方单独聊。”

何瀚跟保安示意,安頔被彻底放开。

他神情复杂地扫了安頔一眼,表面依旧镇定:“你跟我来。”

 

两人来到顶楼的会议室,连Coco都被拒之门外。

然而刚进去安頔就结结实实地揍了他一拳,总算解气。

何瀚揉了下发疼的嘴角,听见安頔恶狠狠的质问:“去年十月底,许诺消失的那阵子,是跟你有关吧。”

何瀚抱着胳膊沉默地看他,不予置否。

“行,反正程姐是跟我暗示过的。”安頔感觉拳头打在了棉花上,憋闷地点着头,“你知道他回来以后有多不正常吗?”

何瀚继续不答,等他说下去。

“闷闷不乐和跟我们动不动闹脾气这些就不提了,上个月突然变得很自闭,天天窝在床上饭都不肯吃。”

想起那些画面,安頔心疼不已,语气听上去十分苦涩,“不过也是,他吃什么吐什么,想带他看医生,又死活不肯,跟我们闹僵快一个月。”

“年底元旦放假,他回家过了,结果前几天他妈妈打电话过来,说他在家养病之后都不会回学校了,直到明年论文答辩!”

“傻子都知道他出问题了,要么身体上的,要么心理上的。”安頔放在裤边的双手慢慢收紧握拳,“他手机停机,往他家里打电话也不肯接。何大总裁,你到底做什么了把他逼成这样!?”

 

瞳孔的焦距慢慢聚拢,心情也随着这番话跌宕起伏。何瀚的眉心已经皱得不能更紧,放在臂弯里的指节也用力得有些泛白。

但这些波澜壮阔的情绪都被克制地压在心底。

他平静地问安頔:“程心让你来找我的?”

“也不是,但她说许诺失踪期间的事你最清楚,”安頔顿了顿,想到什么似的,声线不由发紧,“而且……我看到你跟他接吻了,那之后他才开始不对劲。我不找你我找谁?由他这么不对劲下去吗?!”

“我知道了。”何瀚轻轻颔首,眼神里透着坚定,“我会把他带回来。”

 

跟安頔要到许诺家里的地址后,何瀚定好了往返的机票,说是离开几日办点要紧事,为此还被何慕抱怨不讲信用,回公司没多久就又把摊子扔了回来,想问原因何瀚却闭口不答,只安慰说之后会补偿他一个长假,这才抹去点对方心中的不满。

直接登门拜访的决定,虽然有点冲动,显得他仍旧放不下,并且吃闭门羹的机率很大,但这些都成为不了他不去探望许诺的借口。

如果许诺真的因为他有什么三长两短,那他一辈子都不能原谅自己。

所以无论这回结局如何,哪怕对方没有任何好脸色,又或者见面后尘封的感情会再度苏醒,但确认许诺平安无事才是最优先的顾虑。

说白了,即使以为想通了能够放下了,可一旦触及,再多防备还是会被轻易地瓦解。

 

临走前他给程心打了个电话,说回国报个平安,还说要去找许诺。

“其实你去加拿大之前,我一直想劝你的,但你没能给我机会。”对面传来程心深表遗憾的声音。

“劝我什么。”

“劝你不要走,劝你重新追求……以及,其实没必要完全放手。”

“……”

“好了,我不放马后炮了,”程心无奈地叹口气,幸好现在也不算太晚,“解铃还需系铃人,你们俩都挺需要彼此的。”

何瀚站在登机口前,望了望玻璃窗外雪后清明的蓝天,内心跟着豁然起来:“知道了,谢谢。”

“祝你好运。”

“嗯。”

他将手机收回口袋,高大的身影消失在登机口里。

和三个月前飞往加拿大时不一样,这次没有任何留恋。因为值得他留恋的人,在目的地的那边。

 

  



———————————

算是个过渡!

我最近更新会慢些,月底要交篇论文嘤嘤

评论(95)
热度(378)

© 小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