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

不定期抽风

【瀚诺】<自由落体> CH.32

*《缘来幸福》何瀚 x 《栀子花开》许诺

*海报感谢my夜 @白夜  



Chapter.32


>>短小的开胃肉<<


逃跑未遂事件发生后,何瀚命人给窗户装了安全锁,梅姐的钥匙被回收,而他本人也请了几天假,把要处理的文件带回家,几乎24小时守着许诺。

一开始许诺有点精神衰弱,除了更频繁地跟何瀚发生关系外,还有个让他感到崩溃的细节。

何瀚不仅亲自给他送餐,还要亲自喂他吃,如果不吃就直接干他。

虽然身体不反感性事带来的愉悦,但体力却支撑不住,无奈之下唯有顺从。许诺感觉自己像被拔了刺的刺猬,所有坚硬的防范都在被何瀚一一拔除。

 

赋闲在家的第二天,何瀚接到了程心的来电。

对面很安静,可能是在录音棚或休息室一类的地方打的电话:“你是不是忙完周年庆了?”

何瀚从许诺房间里走出来,谨慎地关好房门:“嗯。”

“我们吃顿饭吧?好久没见你了。”程心的声音听起来很雀跃。

“这几天不方便,”他扫了眼阖紧的门扉,又往前走几步,倚在二楼走廊的栏杆上,“过阵子吧。”

“喂喂喂,你不想想我都帮了你多少忙啊,”她不满地抱怨起来,“从被你拜托给许诺当声乐老师,到比赛给他那组打高分,再到空出分贝Studio录音时间给他们排练,还有调解你跟他的矛盾……”

“行了行了。”知道不答应她的要求程心不会善罢甘休,搞不好还会杀到家里来,于是松了口风,“想什么时候见?”

“就今晚吧,枫丹白露西餐厅。”程心调皮笑笑,眨着眼睛警告他,“你要是放我鸽子,我就去你家砸厨房。”

 

当晚何瀚按时赴约。

本以为就是老友之间寻常的叙旧,可程心却开了一个他始料未及的话题。

“你说奇不奇怪,”她拍了下桌面,眼睛睁得铜铃般大小,好像真被什么惊到似的,“昨天那个叫安頔的小朋友给我打电话,问知不知道许诺在哪,我心想他不在宿舍还能去哪,就问了下具体情况,你猜怎么着?”

何瀚波澜不惊地饮着红酒,语气很淡,听不出太多情绪:“怎么了。”

“他一星期前跟许诺告白,气得许诺当场出走,然后就再没回来过。”陈述的全程她都目不转睛地盯着何瀚,“给他打电话不接,发短信就只言片语,前两天总算打通,还被敷衍说找了实习不回宿舍住了。”

她顿了顿,放缓语速,字正腔圆得像是在引出重点,“我就在想——他除了去你公司实习,还能去哪?”

 

这句充满内涵的发问并没有打破何瀚安之若素的态度。

他缓缓放下红酒杯,眼神泰然地与程心对视,过了将近一分钟,才面不改色地说:“这年头实习不算难找,他总有他的路子。”

程心却不再笑了。

她一改先前嬉皮笑脸的口吻,格外认真地揭穿道:“阿瀚,骗我就没意思了。我们从小一起长大,认识都快二十年了,你什么个性我不知道?”

何瀚沉默地等她说下去。

“你老实告诉我,许诺是不是在你那儿?”

他扶着高脚酒杯的杯托,并不打算拿起来。目光越过中间燃烧的烛火,悠悠然探向程心:“为什么这么说。”

程心靠着椅背,叹了口气:“一开始我也不确定,所以就试探了下。如果许诺不在你那里,你听到他下落不明的消息肯定会担心。”

何瀚但笑不语。

“我听说许诺和言蹊的事了,”她担忧地问,“你不会一时冲动对许诺做了什么吧?”

何瀚敛起笑意,将握住酒杯的手收回,正了下胸口领带:“今晚就到这吧,我还有点事。”

说罢就要起身离席,服务生见状即刻上前,准备把挂在臂弯处的外套递给他。

“阿瀚!”

眼看他欲抽身走人,程心立马拉住他的手臂,揪心地提醒道,“还记得你小时候养的那只兔子吗?”

 

何瀚知道程心接下来要说什么。

因为这件往事在她劝他不要拿苏晓晓的父亲威胁对方的时候,也曾提及。

 

那是他大约八九岁时发生的事。

有一天母亲心血来潮,想带他跟何慕两兄弟去市中心的游乐园玩耍,可父亲对他寄予厚望,安排了许多补习课程,周末几乎腾不出时间。而身为长子也不好意思表现得贪恋玩乐、不务正业,便拒绝了母亲的邀请。

那晚回来,他发现何慕带回家一只毛绒绒的小白兔,看上去十分可爱。问过之后,才知道是母亲在游乐园里给他买的宠物。

他其实很喜欢那只兔子,也非常艳羡弟弟能够拥有它。但孩子气幼稚而骄傲的内心不允许他跟大人撒娇、吵着说也想要只兔子。

在那个尚分不清青红皂白、也拿捏不好事情分寸的年纪,何瀚做出一个奠定了他今后个性、并对他影响深远的决定。

 

他把何慕的兔子偷过来了。

趁弟弟午睡的时候,打开笼子、抱走白兔,再一口气跑回房间。轻松简单且不着痕迹。

醒过来的何慕发现兔子不见了,吵闹一阵后便不再放心上。母亲安慰他总是要放生的,搞不好是被兔妈妈接走了。他欣然接受。

何瀚有过短暂的窃喜,因为他把兔子关在自己房间里,而这是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秘密。

他可以永远独占这可爱的宠物了,没有人会跟他抢。

包括他那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好弟弟。

 

但是最后的结果却让他难以置信。

兔子换到陌生环境后,整日不吃不喝。他怕被人发现,又不肯带它到外面透气散心。他查了些资料,尽可能准备兔子喜爱的食物,然而收效甚微。

两天之后,兔子死了。

那天何瀚哭得很伤心,是打他记事以来哭得最痛彻心扉的一次。

他把兔子埋在家里的后花园,挖坑的时候眼泪一直掉,跟手指磨破后的血液混在一起。

 

这是他年少无知时曾犯下的错。也是他极强的占有欲,以及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性格,初露的端倪。

何瀚很不喜欢程心提起这件事,可她总在他重蹈覆辙的时候老调重弹。

“苏晓晓不是那只兔子,因为你让给了何慕。”

她的声线冷静沉着,仿佛在陈述一个不可动摇的事实,“许诺才是。”

何瀚的身体明显顿住,复又若无其事地拿走服务生手里的外套。

“没什么事我就回去了。”

“何瀚,你有没有想过你到底要的是什么?”

程心不死心地跟在他后面劝,“只是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吗?你难道不想让对方也喜欢你?呆在你身边是出于本心而不是强迫?”

走出店门口他突然停下步伐,程心差点撞在他背后。

然后就听见何瀚冷漠的回答:“说够了没?”

她憋了口气,边眼睁睁目送何瀚钻进车座,边愤愤不平地喊:“阿瀚,你这样只会耗尽许诺对你仅存的好感!”

直到车子启动,程心依旧恨铁不成钢地隔着车窗叫嚷,希望能够唤回他的理智,“一意孤行只会让你后悔的!”

轿车开出几米远,可程心极具穿透力的嗓音,似乎仍在耳边回响。

 

何瀚今天回来得很晚。

许诺甚至以为他不会回来了,便放松地躺在床上等待睡意降临。

凌晨两点,他被一身酒气的何瀚醺醒。

何瀚好像喝了很多酒,情绪也低落得不太正常。挨到床边立刻环紧许诺的腰身,不由分说就一顿胡摸乱吻,最后还是在黑暗与酒精的迷醉里,混乱地跟他做了一次。

做的过程何瀚没中断过跟他的亲吻,哪怕因为姿势分离稍许,又会很快贴紧。许诺感觉舌头都被亲麻了,对方的醉意似乎也通过这种交缠传递过来。

一轮过后,许诺困倦地睡去,后半夜却被一个模糊的噩梦惊醒。

他难受地想要翻身,发现何瀚不在身边。

又用手肘撑起身子往床外看,门竟然开着。

他惊喜得没了睡意,套上床头的长裤,蹑手蹑脚地朝房外走去。害怕这回又被抓个现行,所以他走得很慢、很轻。

走廊和大厅的灯全都关着,外面漆黑一片。

只有二楼尽头处的一间房还亮着灯,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何瀚的书房。

许诺给自己壮了胆子,想过去确认何瀚是不是在里面,如果他醒着,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得好,以免重演上回的悲剧。

他轻轻走到门口,小心翼翼地探头偷看,却看到一个匪夷所思的画面。

 

书房的地板全是散乱的酒瓶,绝大多数都被喝光了。

何瀚坐在书桌前,拿着一瓶红酒咕噜咕噜往下灌,喝完后垂下头,含情脉脉地去看捧在手里的一幅相框。

相框里大概是何瀚非常重要的人,因为接下来他开始极为仔细地抚摩框里的照片,每摸一下都要停顿一会儿,认真地凝视着。好像他摸的不是冰冷的相框玻璃,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似乎想起什么伤心事,何瀚的眼眶渗出泪水。

许诺清楚看见一颗豆大的泪珠滴在了相框上。

随着那滴泪水的溅落,内心亦被这个罕见的场面冲击了。

他感到惊奇,也感到郁闷。究竟是何方神圣,居然能让这个万年游刃有余、处变不惊的男人喝得七荤八素,还掉下了鳄鱼的眼泪。

正当他分神之际,屋里传来椅子挪动的声音,何瀚准备起身回房了。

许诺被吓得一阵惊慌,赶紧先他一步跑回床上躺着。

没过多久何瀚果然回到他的房间,醉醺醺地躺到许诺身旁,伸着手搂住他的腰,嘴里还念念有词。

 

“不要走……别离开我……”

 

“我喜欢你。”

 

许诺觉得周遭一切都在这个瞬间凝固了。包括时间,包括方才悸动的心跳。

他突然忍不住琢磨,何瀚究竟为什么要把他关在这里?还整天做那种没羞没臊的事……虽说不是第一回思索,可曾经的诸多设想都说服不了自己。

结合今晚的事,许诺开辟了一条新的思路。

难道何瀚是把他当成某人的替身?搞不好自己和他某个失之交臂的爱人长相相似,然后因为他拿言蹊的事发飙,便点燃了这根导火索?

这么想似乎能解释得通为什么何瀚打从一开始就对他好得过分。

一股莫名的郁结在心中扩散。

何瀚那样珍视的照片,上面到底是谁?

 

所幸没多久醉得不省人事的何瀚就沉沉睡去了。许诺移开他的手臂,轻手轻脚地走下床。

说来也是奇怪,明明应该趁机研究怎么逃出去,然而许诺现在只有一个念头——搞清楚那张能让何瀚落泪的照片内容。

他来到书房,在书桌前翻箱倒柜,总算在一层抽屉里找到了倒扣着的相框。

他知道偷窥别人隐私不对,可何瀚不也把他软禁在家里了吗?

于是理直气壮地翻过相框,有些紧张地投去视线。

 

相片是两个人的合照。

金灿的夕阳勾勒着他们挺拔的身形。虽然逆光,脸有点黯淡,但两人勾肩搭背的姿势亲密得像一对普通情侣。

何瀚没看镜头,而是注视着身边那个笑容略显僵硬的少年,眉目低垂的样子温柔得不可思议。

许诺看着照片,心情如打翻了的调味瓶,顿时五味杂陈。

 

因为这是他们俩当时在勃兰登堡门前,唯一的一次合影。




————————

这文过半啦……

评论(97)
热度(475)

© 小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