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

不定期抽风

【薛可勇 x 苏星宇】《冤家路窄》(下)

CP:薛可勇x苏星宇

*大家中秋快乐!来吃个肉吧~

*部分设定跟电影有出入

*我包点的梗,送她的生贺 @一个路由器的小号 ,祝亲爱的永远美丽,家庭幸福,喵咪健康,图力MAX!  





薛可勇是从超市购完物出来时被抓的。

大概四五个人一拥而上,迷药蒙住他口鼻,麻袋套住他身体。然后强行搬进车后备箱,将目标人物运到某个废弃工厂。

 

接到任务完成通知时,苏星宇正在进行某巧克力品牌代言广告拍摄的收尾工作。

他满脸微笑凑到导演身边:“还差几个镜头?”

导演满意地看着监视器里回放的镜头:“就剩最后一个,顺利的话你可以提前收工。”

苏星宇心里比了个耶,但表面不动声色。

 

薛可勇被绑在椅子上,清醒后发现自己戴着黑色头罩,手脚皆被麻绳束缚,嘴巴被贴了封条。内心一团盛怒的火焰熊熊燃烧。

他尝试用蛮力挣开麻绳,椅子左右荡出不小的动静。

“嘿嘿嘿!干嘛呢?!”

不远处响来一声凶狠质问,其中掺杂参差不齐的脚步声。

来者不善。

下一秒,有人踩住他的座椅把手,并掀开了头罩。

 

苏星宇承认当看到工厂里绑得跟八爪鱼似的薛可勇,内心有种瓮中捉鳖的快感。

这种类型的动作电影他演过不少,但次次都饰演拯救人质的英雄人物,未曾想放到现实,自己也可以当当反派角色,而且感觉还不赖。

所以他大摇大摆走到薛可勇面前,还穿着巧克力广告拍摄时的棕白相间西装,亲自摘下他的头罩,耀武扬威得好像有无形的尾巴在身后摇荡。

苏星宇反手拍拍脸色发懵的薛可勇,对方先被光线刺得眯起眼,然后缓缓睁开愣怔地望向他,最后这种愣怔转换成歇斯底里,双眼冲红地怒瞪来人。

“薛先生好久不见啊,”苏星宇的指背沿着薛可勇刚毅英俊的脸部线条下划,划到嘴角处顺势揭开封他口的胶带,“消失这么长时间,一定是在凑钱准备返给我,对吧?”

薛可勇龇牙咧嘴,活动了下几乎僵硬的嘴部肌肉:“我还在想是得罪哪位道上的兄弟了,原来是苏先生。”接着扭一整圈脖子,痞痞地打量他,“看你衣冠楚楚以为是正人君子,想不到也会用这种见不得光的手段?”

“我还以为你文质彬彬是个读书人呢,没想到是市井无赖、江湖骗子!”苏星宇气急败坏,直接赏了他一嘴巴,只见薛可勇的侧脸都被他拍红,“少扯些有的没的,本少爷的钱呢!”

“苏星宇,真的亏光了。”薛可勇耸耸还能动的肩膀,颇无辜地说,“那天条子查封我们公司,高层员工都得配合调查,我不就一天没操盘嘛,钱就在里面亏光了。我说过的,金价一天内涨跌很厉害……靠,还打?!”

没等他话说完,苏星宇已经一拳揍上去,还是冲着刚才被巴掌扇红的地方,所以滋味别提多酸爽。

“我管你那么多,至少把本金还我!”

苏星宇咬牙切齿道,“你今天要是不还,我就让身后这帮兄弟教你怎么做人。”

说着他身后靠近十几个高大壮汉,个个面目凶煞手持钝器,似乎苏星宇一声令下便能大开杀戒。

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个道理薛可勇不是不懂。

只对付苏星宇一个倒好周旋,对付眼前一群就明显吃不消了,于是灵机一动赶紧改口:“好好好!我还你我还你!”

听见对方这么说苏星宇立马笑逐颜开:“早这样不就好了。”

“不过你得再给我十万,我帮你炒回来。”

苏星宇一听脸就绿了:“我看你是在找死……兄弟们!”

“诶诶诶!我还有个办法!”

苏星宇朝身后抬手比停,挑眉看他:“你说。”

薛可勇松了口气,缓缓道:“我在瑞士银行有笔存款,本是打算当养老金的,既然苏先生这么缺钱,我就取给你好了。”

苏星宇笑里藏刀地连拍他的脸三下:“这才识相嘛。”

“但必须我本人亲自去中环的分行取,你要是不放心,得跟我去趟香港。”

“好说,深圳离香港挺近。”苏星宇从外套胸兜里掏出一副墨镜,“我们现在就去。”

说完戴好墨镜,露出整齐的大板牙咧嘴一笑。

 

后来苏星宇意识到,原来从头到尾,他才是被玩得团团转的那个。

事情经过大概如下。

过关后薛可勇借口上厕所,苏星宇和一众跟班就在门口候着。突然听到隔间里一声惨叫,苏星宇旋即破门而入,结果发现薛可勇不见踪迹。情急之下命令小弟们四下寻找,心想这货绝不可能凭空消失。

但队伍散开不久,苏星宇转身背对隔间,突然有人朝他后颈劈来一掌。

力道准度各有七分,来不及呼声求救,人就晕过去了。


待清醒过来,他已被五花大绑在香港某间阴暗窄小的公寓里。

狭窄的房间仅有一张床和一张桌,薛可勇正坐在桌前悠哉抽烟。

房内很暗,没有开灯,窗帘被拉得紧紧的,因此只能看见薛可勇烟头处的一丝火光。

苏星宇尝试性动了动身体才发觉浑身都被黑色皮革捆住,嘴里还塞着一颗口塞球,仔细琢磨半晌,他觉察到这个状态下最不对劲的地方。

自己一丝不挂不说,捆绑的皮革带竟还勒住他的胯下和前胸。

苏星宇终于反应过来,他穿的是AV里经常见的SM捆绑装束。

“呀,大明星你醒了。”

薛可勇掐灭烟,单膝跪在床垫上,发出咿呀响声。

苏星宇惊恐地看着他,可惜光线太暗,他仅能勉强分辨出黑暗里薛可勇极度危险的目光。

对方好心地打开床头灯,炽黄的灯光便灼灼照下来,苏星宇下意识闭紧了眼。

“我说你,惹谁不好偏要惹我,”薛可勇捏住他双颊,将苏星宇的脸往上提,他力气很大,所以后者几乎半身凌空,“现在知道怕了吧?”

说完把他整个人扔在床上,转身去找地上苏星宇原本穿的西装外套。

“是不是没跟你讲过,我坐过牢的?连条子都不怕我会怕你?!”

薛可勇恶狠狠地表完态,然后从西装口袋里翻出几根巧克力,有白巧也有黑巧,都是苏星宇拍广告时的道具,被他忘在身上了。

“接下来,为杜绝后患,防止你以后再找我麻烦,”薛可勇咬开其中一根包装,邪邪笑道,“我将为你拍摄一段精妙绝伦的短片,保证比一百万美金值钱。”

苏星宇此刻眼里仅剩惊恐,可惜被口塞球封住嘴,什么都喊不出来,只能瞪圆双眼拼命摇头,满脸的大侠饶命。

“看把你怕的,”薛可勇得意地按下架在床尾处的DV开关,转身压低重心,骑在苏星宇身上,“早些时候不还挺嚣张的嘛?”

“唔唔嗯呜——”

他努力想说些什么,但话都含糊不清地被堵下去了。




>>中秋快乐!<<




一个月后。

在苏星宇某天的大发雷霆下,田心被迫辞掉演出活动前迟到仅三十秒的司机。最后还是请开出租的朋友帮忙才把这尊大佛请回了庙。

“苏星宇,你这个月到底发什么神经啊,”好脾气的田心终于无从忍耐地抱怨道,“莫名其妙一通火,天天找人茬,问你又什么都不说。”

“你管我。”苏星宇斜躺在出租车后排座位上,在墨镜下面大大翻了个白眼。

“自从那天拍完巧克力广告你就开始犯病,”田心无奈摇摇头,叹口气,“下回还是不给你接甜食代言了。”

苏星宇没答话,但脸色却风云变幻,由红转绿再到白,简直像块调色盘。

 

第二天开工前,田心照常坐着保姆车来苏星宇楼下接他。

还好她渠道广效率高,连夜找来一个跑趟司机顶上,否则指不定这小祖宗又要找由头发火。

上车后,苏星宇一如既往放平座椅,懒散躺下。

副驾驶座上的田心便跟他交代今日工作内容,并顺嘴介绍旁边的新司机:“这个是阿勇,以后就由他来替李叔接你上下工了。”

苏星宇懒得搭理,翻个身继续闭目养神。

 

——直到听见前排的年轻司机,用漫不经心的口吻跟他打了声招呼。

 

“苏先生早,以后请多多指教。”

 

苏星宇觉得这个声音既耳熟又讨厌,充满伪君子真小人的虚伪伪善和表里不一。

他立即起身,透过车内后视镜映出的人像,总算看清新司机的长相。

 

“薛、薛可勇——!?”

 

田心回过头,一头雾水:“诶?星宇你认识他?”

苏星宇只顾一个劲儿死盯那个阴魂不散的男人,倒是薛可勇从容不迫地替他答了话:“认识,而且我们算老熟人了,对吧?”

“……”

苏星宇疲于应对。

他想起平生最耻辱的那天,薛可勇拿着DV威胁他的场景。


看着镜子里薛可勇幸灾乐祸的坏笑,苏星宇突然感觉自己二十出头的人生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枯萎。


而始作俑者薛可勇,将成为他耗尽余生都不见得能甩掉的头号冤家。




——————

大家中秋快乐~~

本来是想中秋双更的,无奈这几天重感冒,整天昏昏沉沉实在没办法码太多orz

抱歉~~病养好了会更另一篇的么么

评论(45)
热度(263)

© 小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