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

不定期抽风

【霆峰rps】《回环往复》(一发完)

《回环往复》


*收录在我糖 @百里當歸 《Sugar & Spice》的合志里,感谢主催大人解禁

*rps向,全是脑洞,切勿当真

*其实是为了混更……

*雷者慎入

  




 

01

 

事情发生得很突然。

就像每段恋情都会反复经历的一样,是似曾相识的情景,难以避免的转折,无力回天的局面。

那天工作完后的陈伟霆照常躺在宾馆床上给李易峰发微信,大概倾诉了十余条对方都没有丝毫反应。他只好放下手机,眼睛疲惫干涩,捏了捏鼻梁舒缓疲劳,然后不知不觉地在困顿中睡去。

半夜惊醒时他第一件事就是拿起手机查看是否有回复,然而映入眼帘的聊天界面上只简练地出现了一句话。

 

——我们分手吧。

 

冷静而残酷。

 

他们曾有过不少分歧争执,李易峰的性格某点上甚至比自己还固执,相处中一旦哪里不顺遂他意思都要生气,即便任性如此也从未把‘分手’两个字挂在嘴边过。

但这回却破天荒地提出口。

陈伟霆皱眉思索起交往以来的点点滴滴,哪怕他们吵得最厉害的一次李易峰顶多就是不准他上床,除此外狠话都没放过几句。最近的他们没有任何争吵,只平平淡淡地交流彼此的工作生活,虽然工作上的时差让他们很难在相同时空下长时间攀谈,但只言片语的关怀都是循常照例,分明没有一丝波澜。

然事实证明正是这般毫无波澜的相处,将两人对彼此的热情和冲动都推移至最冷淡平静的状态,换言之,疲惫不堪。他们其实都快没精力继续经营这段感情,只是陈伟霆强行忽略掉了这份隐隐的倦怠,而李易峰却不堪承受,终究说出口以求解脱。

 

他们已经多久没见面了?

陈伟霆记不清了。

 

外界的过大关注、公司的施压以及高强度密度的工作,种种原因让他们的接触变得愈发小心翼翼,甚至连私下见面都要多方周旋。

加上前女友的纠缠不清,那些接连不断的‘没分手’的高谈论阔和新闻通稿,任谁看见都会难受,何况李易峰又是那种眼里容不下沙子的个性。

他最开始会愤怒、发飙,可日子一长,回环往复,时间磨灭了怒火,却增加了负担,久而久之,李易峰不再轻易动怒,从反应平淡到无动于衷,模糊的界限让他分不清究竟是累多一些还是爱多一些。

 

陈伟霆是理解他的。

虽然理解,却无法接受。

 

他按住语音键,用一种不容置喙的冷酷口吻勒令道:“别任性,休想分手。”

可这条讯息未能顺利发出,界面显示他已被对方拉黑。

当即他就拨通李易峰的号码,可手机那端竟传来机械又冰冷的女声。

 

您拨打的号码已停机。

 

那一刻陈伟霆感觉自己内心好像有种情绪几近崩塌。

是名为爱情的信仰。

 

 

 

 

02

 

然后生活仍在继续,工作依然忙碌。

陈伟霆活这么大,感情经历还算丰富,被甩和甩人都不是第一次,他本以为作为一个年近三十岁的成年男人,失恋并不会给他带来多大影响,甚至在李易峰提出分手后的第二天他就走出阴霾和剧组人员笑脸相迎。

所有人都没察觉到他的异样,连陈伟霆本人都觉得再正常不过。

太阳仍从东边升起,风吹不摇、雷打不动,他也人模人样地活在世上。

 

直到翌日午休刷微博时他看到一个视频。

是李易峰。

好久不见的他比以前更加憔悴,视频里他正和魏大勋喝着咖啡、皱眉聊天,结束以后两人一前一后地上车,是李易峰新买的宾利。

而那辆陈伟霆坚持送他的奔驰G500,似乎早被雪藏在地下车库不见天日,如同他们曾经那段短暂坎坷的感情。

 

大伦经过他身后,眯眼扫了扫陈伟霆手机屏幕上播放的视频:“又是和魏大勋噢?”

他抬头,挑眉:“又?”

“嗯,没记错的话好像是第三次了吧?之前还跟着一起去韩国了。”大伦对于他们分手尚不知情,所以仍时不时关心下李易峰的动态以备陈伟霆随时问起,“你也是心大诶,都不吃醋的。”

听完此话他关掉了视频页面,站起身随意地从身前化妆台上捞起钱包和外套,同时背对大伦说道:“帮我订下午回北京的机票。”

“喂喂喂大哥,那晚上的拍摄怎么办?”

“挪到明晚,”那双眼鹰一般犀利,语气里藏着压抑的怒气,“我可以通宵工作,你快去买机票。”

大伦开始懊悔自己的多嘴,但陈伟霆明显已下定决心,只好照做。

 

 

 

 

03

 

“峰哥,那我走啦。”

魏大勋拿着从李易峰的衣帽间搜刮出来的一整袋衣物饰品,脸上堆满客气恭敬的笑容。

李易峰侧身靠在门框上,眼神淡淡的:“嗯。”

那袋子里有很多陈伟霆的所有物以及不少他送给自己的礼物,可惜曾经的甜蜜记忆成为了如今的沉重负担,他连看到都觉得心累,还不如全数送人落得轻松自在。

“虽然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魏大勋没有直接离开,而是单手勾住李易峰的脖子,将他的头摁在左肩,送上一个安慰的拥抱,“但希望你知道我与你同在,有不开心的事都可以和我讲。”

“别烦人。”

李易峰不悦地皱眉,他并不习惯向别人示弱,尤其当触及内心最没有安全感的部分,他一个字都不愿提。

他拉开魏大勋的手臂,伸手将他往外推一把:“我要去洗澡了,你赶紧走吧。”

“噢,好吧。”

魏大勋耷拉着脑袋,李易峰的态度已经有些不耐烦,他也不好再厚脸皮继续占人便宜,于是向他挥手道别,转身走人。

而就在魏大勋前脚离开,李易峰正想关门之际,一个暌违已久又无比熟悉的声音却破天荒地在不远处响起。

 

“所以你要分手就是因为有新欢了?”

 

陈伟霆的口吻是从未有过的阴骘狠厉,不熟悉的人可能以为他随时会抄把刀砍人。

李易峰先是惊讶地回头看了一眼,当对上陈伟霆毫无表情的脸庞时又迅速恢复了镇定,他一句话没答,更没有解释辩驳的欲望,僵持的对峙大概持续了几十秒,李易峰忍住心底破口大骂的冲动,不带留恋地甩手将大门锁紧。

 

门扉关阖的撞击声横亘在两人看似无法跨越的距离里。

同时敲碎了陈伟霆勉强维系的理智。

 

既然如此,那他们确实没什么好说的了。

 

 

 

 

04

 

李易峰把家里门锁换了。

这大概是好脾气的陈伟霆近来最恼火的一件事。

他甩着胳膊拼命拍门,上臂的肱二头肌都因使出实劲而青筋暴起,无奈敲了十几分钟屋内都没丝毫回应。

“妈的。”

他猛踹一脚铁门,罕见地啐了句骂街的脏话,昔日良好的耐心早被消磨殆尽。

“李易峰,再不开门后果自负。”

陈伟霆隔门狠狠要挟道,同时转身去找房屋外围的玻璃窗。

李易峰这处住所是栋独小别墅,是交往六个月时陈伟霆起着哄两人一块买的,工作不甚忙时就会回来住住,只不过起初热热闹闹的同住,到后来被两人难以一致的工作步调打乱,陈伟霆常年不回北京,这里基本就被李易峰单独占了。

陈伟霆知道李易峰就在里面,所以迫不及待地要立刻见到他。愤怒和惶恐拨乱他理智的神经,所以他没多想就抄起路边一块瓦砖,用力砸碎厨房的窗扉,摘掉边沿锋利的玻璃碎碴,身手敏捷地翻窗而入。

这么大的动静李易峰当然听得见,他匆匆来到厨房门口开了灯,穿着刚冲完凉后换上的宽松白色浴袍,他没来得及吹头发,所以墨黑的发梢还湿漉漉地滴着水,整个人不知是被热水蒸汽熏的还是被陈伟霆气的,面颊冒着不正常的红晕,可语气却是疏离冷漠的。

“你有病?”

他没好气地指责道,曾经圆润清亮的眼眸此刻抒尽了近乎歇斯底里的不耐烦。

陈伟霆来势汹汹地几步上前,右手绕过李易峰的脑袋,略微粗暴地从后抓住他湿淋淋的发丝往下拽,迫使其抬头仰视自己。

“好啊,今晚就让你见识下我发病的样子。”

他忍住发飙动粗的冲动,咬牙切齿地狞声说道。

 

下一秒,他握住李易峰纤细的后颈强行将他往厨房里带,没开灯的偌大空间幽蓝空寂,细看才知几乎空旷无物,也不知李易峰多久没在家中开过火了。

“陈伟霆,你妹的赶紧放开我!”

李易峰奋力嘶吼,两只手从后面抓住陈伟霆的,意图反抗,他力气原本不小,可这回无论如何都挣脱不开那人的桎梏。

昔日的温柔体贴不复存在,陈伟霆几乎是将他扔到中央的餐桌上,李易峰一个踉跄没站稳,倒在桌面。

陈伟霆并未给他喘息回神的机会,直接覆在他身上,粗鲁地掀开他的浴袍,带有掌纹的粗糙手心迫不及待地抚摸着裸露光洁的腹部肌肤,却是半掐半捏,毫不温柔、毫不含糊。

李易峰的皮肤是天生的白嫩,这样粗暴的对待下很快就泛了青紫。

“我们已经分手了你还想干嘛!”

他烦躁地暴吼一声,手脚皆不安分地抗拒身上之人。

陈伟霆的左脸挨了一记拳头,虽谈不上多使劲儿,但仍能感觉到生疼,他侧头舔了舔嘴角,皱着眉重新直视李易峰,眼神里的凶煞毕露。

“分手?我答应了吗?”

他伸手捏住李易峰的腮帮子,强行提至身前:“你真是脾气渐长能耐也大了。”

“呸。”

李易峰鼓着脸朝他吐了口唾沫,圆润的大眼睛里全是愤怒和鄙夷。

陈伟霆不计较地用手背抹掉口水,歪嘴朝他邪笑:“峰峰,你也是很久没体会水乳交融的滋味了吧。”

随即掰开他两片湿润的唇瓣,伸舌入内。




>>点点这里吧<<




05

 

后来连李易峰本人也记不清他们做了多久多少次,厨房、客厅、沙发,似乎能想象到的地方全留下了交欢的印记。

醒来时他发现自己正被陈伟霆揽在怀里抱着,两人躺在卧室柔软宽大的双人床上。

和他们同居的初夜后如出一辙的场景,陈伟霆跟他说早安,接着垂头亲吻他的唇。

 

“陈伟霆。”

他沙哑地喊他的名字,眼底透着淡淡伤感。

“嗯?”

“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李易峰自嘲地浅笑着,“接下来你又会离开,我们仍然无法常见,你的绯闻、我的绯闻,还有很多不当面说清解不开的误会……”

“李易峰你听着,”陈伟霆敛起了素来的随意,严肃地正声道,“这些都会过去,等过个几年风头淡了,我们完全可以过自己想要的生活。现在的问题只有一个,你信任我吗,以及——你还爱我吗?”

李易峰没再答话,而是双手环上陈伟霆的脖子主动吻了他。

 

也许他们会经历像众多情侣难以避免的争吵误会,也许在长时间的不见面后感情走向平淡,心态也跟着改变。

但李易峰确信一点,这些零碎的繁杂思绪在看见陈伟霆的那刻起就会顷刻消弥。

他依赖他,爱恋他。

甚至成为烙在心底最深处的伤疤。

 

他清楚知道,哪怕今后的感情走向回环往复——避无可避的分分合合,可只要陈伟霆还能说爱他,他就能在撒气提出分手后又缴械投降地和他重归于好。

 

毕竟现实残酷,但爱是无辜。



评论(58)
热度(351)
  1. 愿你出走半生 归来仍是少年小鬼 转载了此文字

© 小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