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

不定期抽风

【霆炮】《姜撞奶》(ABO设定,下)

CP:陈霆X李晓波

*本文私设:ABO体质成年后显现,OMEGA满十八岁发情

*wuli @Juanpapa 点的梗,送她的生贺,祝她永远青春美丽





别说陈霆傻眼,当事人李晓波更是大脑当机得一片空白。

随着发情期到来的生理反应,李晓波逐渐失去气力反抗,人躺在地上,身骨开始泛软。

“我……”他没来得及理清楚思路,两颊就倏地红透。

燥热、悸动、饥渴。

Alpha的信息素充斥他的鼻息,刺激着官能的欲望,以致Omega信息素分泌得愈加浓烈,而这种恶性循环不仅加重了Omega的欲求,更引发了连锁效应——在场的Alpha精虫上脑,四处搜寻藏匿其中的发情Omega。

 

陈霆暗道不好。

由于抑制剂的普及,现在已经很少能在公共场合遇到发情期的Omega,所以绝大多数Alpha都没经历过这种诱惑。何况他们都处在血气方刚的年纪,能抵挡得住信息素的根本没几个,随时都会暴走发狂。所以李晓波现在的处境别提多危险,搞不好就会落得个被轮奸的下场。

但这个结局绝对是大部分人的悲剧。

一来强奸发情期的Omega无疑是重罪。

二来李晓波可不是什么善茬。

若给他背后撑腰的那群大佬知道了,今天在座的各位都别想活命,而陈霆理想中追随耀文哥的美好未来亦会化为泡影。

 

“接下来的几分钟你把嘴给我闭紧了。”

陈霆辞色俱厉地警告他,“我带你离开,你要是不听话,被人搞怀孕了可别怪我。”

李晓波不是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毕竟从小到大,性健康教育这门课可是他所有科目里最拿得出手的。

他听话地抿紧嘴,额头疯狂涌着虚汗。

陈霆二话不说把他搂进怀里,拿自己的外套裹住他,试图用自身的气味掩盖李晓波的信息素,然后两人互相架着对方逃离群架的事发地点。

 

但没走多久,李晓波已耗尽气力,感官和意识逐渐模糊,发情期的欲望变成了思想的主宰。

他想被Alpha进入。

本能催促着他使用一切手段引诱身边强悍精壮的Alpha。

“李晓波,你赶紧起来!”

陈霆用力扯扯瘫坐在马路边道的李晓波,急赤白脸地怒道,“你是打算把方圆百里的Alpha都引过来吗?!你丫还想活命吗!”

“陈霆、陈霆……”他双目失神地喃喃死对头的名字,“我难受,你帮帮我,我好难受……”

完蛋。这李晓波也是头回发情,完全谈不上任何自制力,现在就是迫不及待想找个人打一炮,管他什么来路,是个Alpha能凑数就行。

怎么偏偏就自己这么倒霉。陈霆懊恼地想。

李晓波如今是发情发懵了,假如真遂了他意思玩发全垒打,等过了这劲头,倒霉的就是他陈霆准没跑。

可就这样把李晓波撂在路边不管他死活,这见死不救的勾当又向来是陈霆所不齿的。

 

“李晓波,我他妈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陈霆不禁长吁短叹,迫于无奈只得将李晓波拉起身,丢到肩上将人扛走。

只是好景不长,亲密的肉体接触加剧了两人蠢蠢欲动的情欲。沉着稳重如陈霆也终于耗不住李晓波在他身上扭来扭去,变着法地勾他。

还好附近有个体育馆,陈霆熟门熟路摸到这个时段鲜少有人问津的器材室,进去直接就把李晓波扔到软垫上。

黑暗逼仄的空间,两者的信息素浓郁地弥散在空气中。蚕食理智,滋长欲望。

陈霆背靠着门,尽可能离李晓波远点,口干舌燥:“李晓波,我对你算仁至义尽了,以后少招惹我。”

不过这是句废话。

陈霆心里清楚,一旦Omega的身份暴露,李晓波在北岭的威望便荡然无存。没有人会愿意服从一个Omega。

这点上陈霆还是对他抱以同情的。

 

“你别走……别走……”

李晓波在体操垫上蜷缩成一团,身体微微发抖,脸颊晕着不正常的潮红。

他的意识已经模糊到无法分辨身边这个Alpha的具体身份,可依然想要被他进入,被他捅穿。然而他浑身乏力,只能通过分泌更加强烈的信息素摧毁陈霆最后一道防线。

“李晓波,你说你平时爱作死就算了,”陈霆呼吸粗重地靠近他,两手颤颤巍巍地摸向他的肩头,“这种时候勾引我,你简直在找死!”




>>对面的女孩看过来<<





意识恢复清明前,李晓波有过一阵短暂昏厥。

待醒过来时,他发现陈霆正坐在他身边,衣裳大敞,炫耀似的暴露着八块腹肌,歪头抽烟,还以为自己有多潇洒。

李晓波艰难地爬起身来,站直后第一件事就是踹了陈霆后背一脚。

陈霆不为所动,斜瞥他一眼:“干嘛,起来就跟我撒娇?”

“你有病是不是,”李晓波说着又踹一下,怒火中烧,“做就做了,干嘛标记我?”

陈霆甩掉手里的烟,面对李晓波站起身,朝他脸上吐了一口轻烟:“你自己夹住我不放,怪我?”

李晓波被他说得有点羞,只好干巴巴地怒瞪眼。

心里寻思半天,今天这事怎么着都是他李晓波吃亏。闹大了自己颜面无存,不闹就是陈霆白捡了便宜。

两者权衡下,那还是面子比较重要。

 

李晓波放弃与他滋事的念头,转手捡起地上破碎的衣物,七七八八地穿戴好,冷着脸对陈霆命令道:“今天的事不准往外说。”

陈霆两手交叉在胸前,靠着墙,很是惬意:“说了会怎样?”

“说了我就去警察局告你强奸!”

李晓波恶狠狠地撂下狠话。大不了鱼死网破,让陈霆这混蛋吃不了兜着走。

 

“喂,李晓波,”眼看李晓波准备开门走人,陈霆不死心地跟过去,拽住他胳膊,抛出一句,“我可以对你负责的。”

“去死!谁他妈要你负责!”

然后头也不回地跑掉了。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陈霆无奈地摇摇头。

李晓波啊李晓波。

都说拔屌无情,结果是我拔屌、你无情。

不过反正都被标记了,我倒要看看你还能耍什么花招。

 

 

接下来的两个月,李晓波按照计划完成了几件大事。

首先,他跑到黑市诊所,高价购入大批抑制剂。

再者,辞去他在北岭社团的职务,美其名曰要为人生唯一一次高考做最后的奋斗,赢得小弟们、老师们以及家长们的一致认可。

最后,成功被外省一所高校录取。

 

在这期间,陈霆一直按兵不动地监视着李晓波的一举一动,虽然知晓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掩盖他Omega的身份,但陈霆还是有点纳闷。

难道考到外省,就能改变残酷的现实?

 

——事实上,确有机会扭转乾坤。

经过李晓波的周密调查,他的目标大学所在地是全国医疗最先进的地级市,此外,也是唯一批准且能够执行标记消除手术的理想国。

所以离开学前三天,李晓波就迫不及待地买好机票飞了过去。

秉持着高效率原则,当天就直奔医院打算预约一周后的手术。

 

“消除标记……意思是你身上现在有标记咯?”

处理预约的护士托了托鼻梁上的眼镜,向他确认。

“嗯,对。”

“生过孩子?”

李晓波没来由地脸红一下:“没……”

“那现在怀着呢?”

他别过脸去,不敢再直视护士赤裸裸火辣辣的目光:“我不知道。”

“那先去做B超,”护士划掉李晓波刚刚登记好的信息,拿出另一份表格递给他,“要消除标记可以,得确保肚子里没孩子。如果B超查出来有,就去预约人流手术。”

“哦……”

他难得顺从地填写好表格。

 

那天查完,李晓波果然躲不掉中头彩的命运,只得灰溜溜地跑去前台预约堕胎手术。

 

手术是开学后的第三天。

李晓波没做过,上网查完资料后,心里多少有点怵。

幸亏伴随学校开学,宿舍也开放入住了。

李晓波预定的是两人间宿舍,现在只希望舍友会是个靠谱的Omega,在这件事上能给他点建议,或者建议都不用给,陪他去医院就行了。

 

这天李晓波搬着两箱行李来到宿舍房间,满怀期待地打开房门。

他的舍友似乎提前到了,正背对着他趴在窗台上抽烟。

“你好,我是李晓波!”李晓波亮堂地朝他吼一嗓子,“请问是陈明吗?”

 

那人听见后,慢悠悠地转过身,一脸大写的欠揍。

“不是陈明,是陈霆。”

 

李晓波傻眼,原地使劲揉了揉,再看看,仍是陈霆那张欠扁的脸。

“靠,你丫怎么阴魂不散?跑这来干什么?”

“阴魂不散?你说话能中听点吗?”陈霆迈着步子走近他,伸手把李晓波后面的门关上,直接来了个壁咚,“我也是正儿八经考过来的好么。”

“你考大学?你不是毕业就进了耀文哥他们帮派吗?”

“耀文哥说,这年头黑社会多少得有点文化,”陈霆脸不红心不跳地瞎扯道,“所以让我来念大学,给他脸上增点光咯。”

“那我室友怎么回事?公告栏上明明写着陈明!”

陈霆压低重心,拉近他跟李晓波的距离,说话时的热气喷了李晓波一脸:“你是我的Omega嘛,我怎么可以让你跟别人住呢。”

“我靠,陈霆你要点脸!”

“李晓波,你说谁呢,”陈霆一把捏住他软糯糯的小脸蛋,佯怒道,“你丫不也背着我想堕胎,还想消除标记?问过孩子他爹意见吗。”

李晓波不以为然,轻蔑地翻了个白眼:“滚滚滚,我就是孩子他爹!”

“得,我今天就让你见识下,到底谁是够格当爹的。”

陈霆懒得跟他多费口舌,直接将人拦腰抱起,大步往宿舍的床边走去。

 

“你要干嘛?啊!你放我下来!陈霆——”

 

“靠,你个禽兽,放开我!”

 

“呜嗯、不要、不……”

 

“啊——就是这里……”

 

“再快点、唔——”

 

九月的天气算得上秋高气爽,但李晓波的宿舍却是春光无限。

兴许开学后不久他将迎来人生第一个巨大惊喜。

 

一个专属的Alpha,或一个意外的孩子。

 




————————

好久没发肉,希望不要被和谐【担心脸


评论(94)
热度(817)

© 小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