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

不定期抽风

【瀚诺】<自由落体> CH.20

*《缘来幸福》何瀚 x 《栀子花开》许诺

*海报感谢亲耐滴@小苏酥儿   

 


Chapter.20

 

一头热就打了辆出租跑到何瀚家门口,按门铃的前一刻许诺还犹豫得想打退堂鼓,但有些话总想当面说清楚,憋一夜估计要憋出内伤,思来想去终是按了下去。

巨大的铁门缓缓打开,许诺战战兢兢地走进大门,刚到玄关,就看见何瀚一身居家打扮地下了楼,鼻梁上还挂着副细框的银丝眼镜,看上去十分斯文。

 

何瀚踩着拖鞋走到他身边,纯白的敞口衬衣让他整个人气场变得柔和许多,不像平日西装革履时的压迫感,风流潇洒了不少。头发似乎刚洗完吹干,蓬松柔顺,再不是往常一丝不苟的背头造型。

这样的装束让何瀚显得年轻许多,随和许多,加上那副银丝眼镜,总有种斯文败类的感觉,许诺差点没认出来。

何瀚偏过头探向一声不吭的许诺,几缕刘海垂在额前:“找我什么事?”

“哦!那个!”许诺收回思绪,支支吾吾地说道,“这么晚打扰了……抱歉。”

何瀚本想伸出手惯常性地揉揉他的头,可看到许诺紧绷得几乎苍白的脸色,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不用道歉。是有急事?”

许诺慌慌张张地摇着头:“不,倒不是急事,我来就是想跟你道个歉的。”

何瀚无奈:“我说了不用道歉。”

“不!你听我说完!”

他的语气既激动又坚定,何瀚索性不答话了,任由他讲下去。

“这两天情绪不好,估计惹你不开心了,刚从安頔那里知道你又为了我的事推迟决赛日期,我觉得自己特别不是人,你掏心掏肺对我,我还总跟你犟嘴,凡事只考虑我自己,不顾及你心情,简直狗咬吕洞宾,狼心狗肺,恩将仇报……”

见许诺开始没完没了地自骂,何瀚忍不住含笑打断道:“行了行了,再说下去我都要以为你是条小狗了。”

“我比狗没良心多了,起码你对条狗好,它还会逗你乐,而我只会让你生气。”

何瀚被他说得忍俊不禁,连日来的冰山面容终于被这席自损的玩笑话消融,他单手捏住许诺的脸,左右揉了揉,打趣道:“过谦了,你可比狗更得我欢心。”

许诺任由他揉捏,晶亮的眼睛睁得浑圆:“那你不生我气了吧?”

何瀚松开手,插回裤兜里:“我什么时候生过你气了。”

“昨天晚上啊。”许诺不满地努嘴申诉,“你让我上你车,凶得跟什么一样。还有今天下午,对我爱答不理的简直把我当成空气,你敢摸着良心说没生气吗?”

“没生气。”何瀚推了推眼镜,理直气壮地说,“只是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

“什么叫‘该拿我怎么办’?”

“我想对你好点的,可你总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让我很难办。”

“所以你才对我不理不睬的?”

何瀚不置可否,只是隔着透亮的镜片目光直勾勾地注视他。

许诺被他盯得有点头皮发毛、心里直打鼓,不敢再与其对视。

“我只是希望你不要有心理负担。”何瀚柔声道,视线未曾从他身上离开过,“这样你我都累,不如就把我当成你亲哥,随意一点,放松一点,不好吗。”

许诺乖巧地点点头,鼓起勇气望向他,沉淀了一会儿才表明立场:“行,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以后我再有让你不舒坦的地方,直接跟我讲,别再赌气不理人了。”

何瀚暗笑,有些事又不是三言两语就讲得清的,这一点许诺简直单纯得可爱,但他不忍心拆穿,便迎合地颔首答应。

话也说开了,跟何瀚的‘冷战’总算结束,此刻的许诺感到无比轻松,临走前他郑重其事地向何瀚承诺德国之行他一定会尽全力完成好工作,满满的诚意就差没立字据留证,何瀚只微笑着直言相信他,说出发前会有重要的工作交待他做,许诺这边则毫无犹豫地应了下来。

 

所有事情好像都回到了正轨。

他跟何瀚的关系恢复到从前的亲密无间,之前的胡思乱想许诺全当是自己过于敏感的产物,兴许是因为何瀚心智上比他成熟,所以处事有许多他这个年龄段尚不理解的地方。如果对方真把他当成弟弟来疼,那很多时候他的慷慨解囊似乎都在情在理,而许诺也乐得认下这么一个靠谱的大哥。

只是听Coco说过,那个行踪神秘的副总裁就是何瀚的亲弟弟,他们俩关系不好?关系不好到要把对弟弟的爱护转移到他这个外人身上?

话说回来,何瀚不会是弟控吧……

许诺赶紧收回自己过于发散的思维,脑补的那一幕幕豪门禁忌的爱恨情仇,真是细思恐极!

 

第二天许诺就把护照上交给Coco处理签证的事宜。

也不知道是不是商务加急签真这么有效率,还是何氏集团有内部渠道,周五签证就拿到手了。以防随行人员证件出现丢失情况,护照集中被Coco保管,周一上午在机场找她拿。

临出发前一天的周日,许诺本兴致冲冲地盘算着要带走的行李,却接到了何瀚的紧急电话,对方要他立刻去家里跟他核对一些重要事项。

对此许诺没少在心里抱怨,早不说晚不说,偏偏是出发的前一天,他行李还完全没动呢。

但抱怨归抱怨,说好会兢兢业业完成工作,给出了承诺就不能食言,大不了熬夜收拾,反正接近12个小时的飞程,完全可以在飞机上补觉。

 

然而许诺怎么也没想到,何瀚一句轻描淡写的核对行程,竟拖到凌晨都没结束。

两人紧挨着坐在书房中央的羊毛地毯上,面前摆放着圆形的矮桌,桌上和脚边铺满散落的文件,许诺焦头烂额地把笔记本电脑抱在盘腿处,边听何瀚念念有词,边手速飞快地敲打键盘。

“还有要改的吗?”

他抹了把额头上无形的汗,想不到Coco临时生病,周末本来该她准备的行程和会议所需资料现在全都得让他来完成,为提高效率,何瀚就守在旁边现场指导需更正的地方。

“把上季度的财务报表加进去。”

“啊?”许诺扫一眼叠得跟小山齐高的报表,险些崩溃,“全部部门的吗?”

“只要红酒的。”

他不禁长吁短叹,面色憔悴几分:“行……你让我找找……”

然后继续无止境的工作。

快一点的时候,许诺终于撑不住地跟何瀚求饶:“能让我先回去吗?我行李都没收拾呢,明早不是八点飞机吗?我怕我真来不及,飞机上给你做完行不行?”

何瀚却决绝地否决掉他这个提议:“飞机上工作效率太低,也没多少了,赶紧收尾吧。”

“但是……”

“行李不需要你带,”何瀚铁面无私地拿起一沓需要整理的资料,放到许诺手边,藏在镜片后面的双眼竟隐隐闪过一丝得逞,“去那边买,公司报销。”

既然老板开口公司报销生活用品,许诺也不再借口推脱,硬着头皮接着爆肝。

 

直到凌晨三点,这场苦仗才算打完。

何瀚站在书房门口接过女佣泡好的两杯热咖啡,转身就发现刚刚还生龙活虎的许诺,此时已经累得趴在小桌上睡着了。

他把杯子放到一边,轻手轻脚地走近:“小诺,去房间睡吧,在这会着凉的。”

可沉入梦乡的许诺除了含混不清地哼哼唧唧叫了几声,再无任何反应。

少年柔软细碎的头发散在额间,橙黄的灯光将他照得隔外柔和温顺,他的睫毛浓密纤长,闭起眼时就像蝴蝶轻展的蝶翼,鼻尖小巧精致,丰润饱满的嘴唇微微张开,隐约露出两排整齐白净的牙齿。

这幅睡容美好安静又毫无防备,何瀚不忍心吵醒他,但留他在书房过夜更是不可能,左思右想,决定把许诺抱回自己房间。

他单手揽过许诺的膝盖,稍一使劲,就轻而易举地将人打横抱在胸前,步伐稳健地走出了书房。

 

后半夜许诺突然惊醒过来,他似乎做了一个噩梦,醒来时却记不得内容,只知道吓得后背几乎汗湿。

他刚想翻个身调整睡姿,忘却余悸重新入睡,然而眼前的画面竟比方才那个不可名状的梦境更加惊悚。

何瀚正侧身睡在他身边,一只手极自然地搭在他腰上。他的表情安详,往日容易皱起的眉心也完全舒展下来,朦胧的夜光勾勒出他线条刚毅英气的轮廓,就像希腊神话里俊美迷人的阿多尼斯。

许诺吓了一大跳,拼命回想自己怎么会沦落到跟他同床共枕,想半天终于意识到之前是在书房里工作,不知什么时候没撑住睡过去了。

何瀚似乎睡得很熟,呼吸的节奏均匀平缓,许诺壮了很久的胆子才伸手过去碰了碰他的肩。

毫无反应。

看来真的睡着了……

许诺是独生子,从小到大一个人睡惯了,哪怕之前交女朋友,也没有和她们过夜同睡的经历。现在他不仅和一个大男人睡在一块,腰还被人揽着,这个没有隐私的睡姿实在让他很不习惯。

他蹑手蹑脚地捉住何瀚放在腰间的手腕,想要轻轻拿开,自己再下床找别处休息。

眼看胜利近在咫尺,何瀚的眉间却突然锁紧,他发出一声不适的低沉鼻音,身体不安分地往许诺这边挪近,长臂一展,把差点就能逃脱束缚的许诺严严实实地搂进了怀里。

何瀚的力气很大,大到许诺动弹不得,何况一只手搂住肩膀后,另一只手也顺势摸进腰部下方,由此将他整个人牢牢抱紧,面对面地来了个零距离接触。

他的耳朵被迫贴在何瀚结实的胸膛上,听着胸腔里浑厚有力的心跳声,睡意顿时消散,再是睡不着了。




——————————

20章了!

Lof粉丝也迎来了一个很2的数字= =截图留念一下。。


评论(76)
热度(303)

© 小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