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

不定期抽风

【瀚诺】<自由落体> CH.16

*《缘来幸福》何瀚 x 《栀子花开》许诺

*海报感谢亲耐滴@小苏酥儿   

 

 

Chapter.16

 

周日晚上,许诺收到一个包裹。

包裹包装得格外精致,是个长方形的黑色礼盒,外壳系着宝蓝色缎带的蝴蝶结,盒子表面印着洋洋洒洒的烫金手写字母,以许诺多年做阅读理解的经验,不难看出写的是‘Dior Homme’几个大字。

他像小时候拆生日礼物一样充满期待地打开盒子,里面整整齐齐地叠放着一套黑色条纹西装,胸口口袋的上方绣着一枝漂亮精致的白色铃兰花,给沉闷的深黑带来一抹点睛之笔的亮色,使得整套西装既显优雅大方,又不失年轻人的风趣活泼。除了衣服,里面还有条深灰色领带,领带旁边有个丝绒小盒,装了一枚别致的银色领针。

他拿起放在最上方的酒红色卡片,有些紧张地打开。

 

                       ‘To小诺:

                          送你的,周一穿这个出席吧。

                                                        何瀚’

 

末尾的署名在意料之中,同时让他对何瀚的无微不至深感敬意。

他确实没有像样的正装,仅有的两套都是他在学校附近的裁缝店量体裁身做的,虽然尺寸合适,但的确稍显寒碜,登不了大场面。

他本来还想找魏歌借,免得在周一的酒会上丢了何瀚的脸。这下倒好,老板亲自出马,馈赠员工一套得体的服饰。

 

“哇哦,Dior的铃兰系列啊。”

魏歌突然从他身后冒了头,惊奇地看向许诺放在桌上的礼物。

“我靠,你吓死我了!”室友乍起的声音惹得许诺猛一激灵,“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魏歌拍拍他的肩以示友好,“你看得太投入了,完全没注意到我。”

“是你走得太轻了……”许诺神色警惕地左右探探身子,目光越过他,“安頔呢?没和你一块回来?”

魏歌直起身,伸展着手臂:“还在打球。”他走到自己的桌边坐下,“你呢,歌写得怎么样了。”

许诺手脚麻利地收起礼盒,企图在安頔回来前把东西藏好,一边敷衍道:“还行,有点头绪,但得再提炼下。”

“写好了弹给我听听。”

“一定一定。”

瞧着许诺一本正经似乎装得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模样,魏歌倒起了兴趣:“喂,许诺,你那套西装怎么回事?别说是你自己买的。”

知道逃不过追问,许诺还是硬着头皮若无其事道:“噢,公司送的。”

“我一直很好奇你到底在哪里实习,”魏歌眯起双眼打量他,精明地问道,“不是一般公司吧?”

许诺故作镇定,并不正面回答:“瞧你这话说的。”

魏歌挑了挑眉,玩味的口气:“我说得不对?”

“……”

看许诺被逼得无话可说,魏歌也不打算继续为难他,而是轻轻笑了两下:“得得,反正总有一天我会知道的。”

“比如哪天?”

“比如你交实习证明的那天。”

魏歌调皮地冲他眨眨眼。

 

“嘁。”

听到他的玩笑话,许诺不以为意地翻了个白眼,松懈下紧绷的神经,懒懒靠在椅子上。

“不过说真的,你们公司虽然工作强度大,但员工待遇应该不错吧?实习工资多少?”

“诶?这个嘛……”

“你不会说你连工资都没和人谈,就直接去上班了吧?”

“……”

“那得是个多牛逼的企业啊,”魏歌嘴上不饶人,“能让我们的校草大人不求回报地如此付出。”

许诺从桌上抄了支笔扔他:“少损两句会死啊。”

“反正今晚也损不了你太久咯。”

他耸肩,背着单肩包从座位上起身。

“你要回家?”

“嗯,被老爹召唤回家呆两天,明天陪他参加个活动。”

“可你平常实习不也没回去住?”

魏歌得意地斜嘴笑笑:“那是因为我现在实习的地方是我自己找的。”

许诺立即配合地做出钦佩的表情:“哇塞,佩服佩服,我们魏歌终于不再与啃老族为伍了。”

魏歌经过他身边时顺手推了把他的头:“还说我损呢。”

许诺抬手挡住攻势,贱兮兮地晃了晃脑袋:“彼此彼此。”

“不跟你贫了,周三排练见,拜。”

他抿嘴,微笑地朝魏歌挥手:“拜拜。”

 

第二天许诺本打算如常上班,但没起多久就接到Coco的电话。

“白天不用来了。”

听到这句话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我被开除了吗?”

那头的Coco微不可闻地叹口气,仿佛摇着脑袋在说:想得美。

“下午会有车来接你,直接送到酒会现场。”

“哦,好的。”

结束通话后许诺再没有心理负担,他张开双臂,腰杆笔直地朝后倒,躺进床褥里享受他的回笼觉。

 

傍晚轿车准时到达宿舍,许诺穿戴好何瀚送他的行头,屁颠屁颠地往楼下跑。

后座里的Coco隔着车窗观察他,罕见地称赞道:“很合适。”

许诺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谢谢,你今天也很漂亮。”

Coco穿了一身宝蓝色的鱼尾礼裙,上身贴身,下身修长,胸口部分是深V的设计,傲人的事业线一览无遗,佩戴的祖母绿宝石项链刚好点缀在缝隙中,引人无限遐想。

“何总已经去会场了,我们现在赶紧过去。”

车子平稳前进,许诺守规矩地系好安全带:“嗯,好。”

 

十分钟后,他们抵达会场。

不得不说何瀚确实精明,最终场所设置在商城马路对面的金铭大厦顶层,这里原本是供游人观光的瞭望台,被何瀚承包并改造成了如今的晚宴现场。环形会场的四周皆是落地窗,边缘处摆放着许多高倍望远镜,只消人走过去低头瞅一瞅,就能清楚看见百货商场的一楼大堂,对开幕当日人流量感兴趣的商户们围在望远镜附近,举着酒杯谈笑风生,时不时瞄下对面的情况,然后起身交流彼此的意见。

许诺跟在Coco身后进了会场,浑身不自在地绷得僵直。

偌大的会场里往来的都是些达官显贵,华服加身,装腔作势。在水晶吊灯明晃晃的光照下,他们觥筹交错,言谈甚欢。

Coco带着许诺径直走向VIP休息间,何瀚正坐在里面看发言稿,两条修长笔直的大长腿随意地交搭在一起。

他今天穿着一身裁剪精致的单扣白色西装,里面搭了黑衬衫,领口微敞,露出漂亮的颈线。何瀚今天没有选择刻板的领带,而是围着一块印花的真丝领口巾,加上胸前口袋里同样色系的三角形袋巾,衬得黑色不沉闷,白得有格调,颇有些风流倜傥的韵味。

听见声响后,他从稿件里抬起头,看到许诺便自然而然地微笑道:“小诺,衣服很衬你。”

铃兰的清新优雅被他清瘦的骨架和灵动的气质完美呈现出来,他本身就白,穿黑就显得肤色更亮,远看都十分惹眼。

许诺别扭地捏了捏衣角,怕捏皱又赶紧松开,理着外套下摆客套地说:“谢谢,你的也很搭。”

旁边的Coco似乎看不下去这两人磨磨唧唧半天都没句正题,赶紧插嘴道:“何总,距离您上台发言时间还有十五分钟,在您宣布完毕后晚宴就正式开始。”

“好。”

何瀚最后再看了眼稿子,确认无误后便朝屋外走去,身后还跟着秘书和小助理。

 

走在路上,看前面的何瀚被认识的朋友拦住聊天,许诺不由小声问:“Coco姐,宣布完就直接开始晚宴?但流程上不是还有记者提问什么的吗?”

 “哦,忘记跟你说了,”Coco面无表情地解释道,“因为场所分开,记者和闲杂人员被分配到商场大堂去了,他们会采访在那边发言的副总裁。所以今晚出席这边的都是重要客户,不需要我们替何总分辨了。”

“诶?副总裁?”怎么他来这么久都没听说过。

“昨晚刚回来的,何总的亲弟弟。”

“哦,何总原来有弟弟……等等!”许诺突然反应过来某件更重要的事,“今晚不用分红蓝吗?”

Coco冷酷地点点头:“嗯,只有蓝没有红,发言完你就自由了。”

那他前两天辛辛苦苦拿出备考的必死决心怒记名单的功夫岂不是全白费了?!

许诺无声呐喊着。

 

但很快这短暂的不愉悦就被一扫而光。

“……总之,感谢各位莅临我司的开幕酒会,祝大家有个愉快的夜晚。”

台上的何瀚风度翩翩地致完辞,在他走下台的那瞬,这位年轻能干的集团总裁立马被想跟何氏集团合作的同行搭话。

见他们不苟言笑地开始交谈,Coco当即拱了下身边的许诺:“赶紧跟过去,需要及时记录他们的谈话内容。”

许诺愣住:“可我没带纸笔。”

敬业的Coco此时已跑到何瀚身边并且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就变出了记事本和钢笔捧在手上,她冲许诺指指自己的头,意思是靠脑子记。

所以这就是职业秘书和业余助理的巨大差距吗。

在许诺伤脑筋如何自处才能勉强完成工作时,他感受到某种强大的气场正迅速往他们这边靠近。

他顺着直觉往外看,只见两个魔鬼身材、天使面孔的高挑女人慢慢走向何瀚。

打头的那个长发女人他无比眼熟,正是那天被何瀚和自己接吻的场面气得出走的何瀚的堂姐何琳。

而跟在何琳身后的女人他就从未见过。

那个女人穿着白色露背礼服,发型是修剪得齐整又新潮的沙宣头,脖子细而修长,妆容浓却不艳,看侧脸就知道是个长相不俗的大美人儿。

怎么长得好看的女人都围着何瀚转,果然是因为他比较有钱任性吗。许诺暗自揣度。

不过这样一来他无论如何都不敢靠近何瀚半步,要是被何琳看见他现在是何瀚的助理,九成会以为自己是被包养的小蜜,那还不如一头撞死得了。

何琳带着那个陌生女人走到何瀚身边,直接打断他们的谈话,轰走跟她堂弟聊天的人。何瀚看见何琳和那个女人后脸色立即变得铁青,三人低声说了没几句似乎谈不拢,转身朝别的地方转移。

这回Coco没再跟上,而是站在原地解脱般地松口气。

“Coco姐,我们不用跟过去做记录了?”

Coco明显被许诺的突然现身吓一大跳,险些要失态地惊叫出声:“你!你刚跑哪去了,怎么现在才出来。”

“哦,刚刚往来的人多,我怕跑太快撞到人。”

Coco懒得追究他胡言乱语的借口,平心静气地解释道:“何总的家务事。我看今晚不会有正事要谈了,你随便待一会儿就可以走了。”

“真的?”

“按照以往惯例……是的。”Coco似乎想起过往令人不快的回忆,眉心皱了皱,“你以后就知道了,先自己转会儿玩吧,有事电话联系。”

许诺冲Coco眨巴着闪闪发亮的大眼睛,样子期待极了:“那摆在自助餐桌上的食物我能吃吗?”

她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您请自便。”

 

虽然周末做的努力已成徒劳,但没想到能收获一个能白吃白喝还没工作的夜晚,也算物超所值。

先前的郁结不复存在,许诺迫不及待从长条餐桌上拿起自助用的餐具,不停往盘里夹合眼缘的食物。

 

“许诺?”

熟悉的声音中断了他的动作,背后一凉,循着声源僵硬地回头。

魏歌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他,既惊喜又困惑:“我还以为看错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许诺停顿了一下,反问他,“你呢,你又怎么回事。”

“跟你说过的,陪我爸出席活动。”魏歌若有所思地注视他,“这里貌似不是平民老百姓可以随便进来的吧?你是被哪个富婆包养了还是怎么着?”

知道他在开玩笑,许诺仍忍不住置气,若不是怕出糗,他肯定直接拿盘里的东西糊魏歌一脸。

“狗嘴吐不出象牙,我是在工作。”

“我说你们公司怎么平白无故送你西装。”魏歌理所当然地从他的餐盘里拈起颗樱桃塞嘴里,咀嚼着说,“原来是要代表公司出席活动。”

“……”

许诺完全没心情做解释,目光一直锁定魏歌在他餐盘里进进出出的手。

“不行,我得找个角落地方吃东西,没吃晚饭好饿。”

说完怒拍魏歌企图再次伸过来的不安分的手,四下观察是否有隐蔽合适的地方。

“我刚刚吃过一轮了,你跟我来。”

魏歌握住他的上臂,信誓旦旦地带着许诺往某个方向走。

 

可惜造化弄人,魏歌原想带许诺去的隐秘之地竟被人占了。

更诡异的是,当他们发现露台上站着三个人影时,许诺拔腿就想跑,却被魏歌坚定地拉住:“你怎么了,跟见鬼似的?”

许诺如坐针毡地扭动着,试图挣开魏歌的束缚,同时把头埋得死死的,音量小得堪比蚊吶:“我、我我想起有事没做,要回去了……”

 

此时,露台蓦然响起一声酒杯摔碎的声响。

然后那个穿白色礼服的女人就抹着眼泪哭哭啼啼地跑了出去。

“阿瀚,你太过分了!”何琳几乎发指,“姿琦好歹是个女人,你犯得着这么羞辱人吗?”

何瀚不屑地笑笑,他晃动夹在指间的红酒杯,眼里透着轻蔑:“说不想跟她上床就是羞辱她?可这些都是实话。”

“你!你就作茧自缚吧!”

“好走不送。”

何瀚侧身让出点位置,摆明了送客的态度。

事已至此显然没有转圜余地,何琳不打算继续自讨没趣,憋着一腔怒火匆匆离开。

 

“魏歌,你松开我,让我回去……!”

许诺这边正极力想要摆脱魏歌的桎梏,见何琳火急火燎地走来,赶紧扭着身子躲到魏歌身后,整个人蜷成一小团生怕被人发现。

“你到底怎么了?”

然而许诺的遮遮掩掩躲躲藏藏让魏歌满头雾水,得不到答案他才不会轻易放许诺跑路。

魏歌回过身,正面朝向许诺,把他从地上扶起来:“干嘛跟见到鬼一样?”

何琳走后,许诺没再像之前那样高度紧张,他转着眼珠心不在焉地答道:“没、没啊。”

魏歌疑惑地眯起眼,抓紧他的双臂,用逼问的眼光慢慢靠近:“噢?真的没什么吗?”

许诺僵硬地别过头,闭紧嘴打死不肯说半句。

 

“小诺。”

就在他们相持不下时,何瀚突然出现在了魏歌身后。

他和魏歌身高相差无几,许诺又稍稍矮他们一小截,所以从何瀚的角度看,这两个人似乎在大庭广众下面对面地进行某项亲密行为。

 

“你在做什么。”

他寒声问。

 



————————

天啊 我居然又更了

要是能这样一口气更完该多好【做梦

评论(63)
热度(289)

© 小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