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

不定期抽风

【瀚诺】<自由落体> CH.15

*《缘来幸福》何瀚 x 《栀子花开》许诺

*海报感谢亲耐滴@小苏酥儿   

 


Chapter.15

 

八月的何氏集团将迎来本季度最隆重的一桩盛事,新投资的百货商城将于月初在市中心最繁华的宏汇大道盛大开幕,随着时间推进,当下的七月底俨然成为公司全体职员最后的修罗期,企划部的开幕酒会方案被驳回一次又一次,这段日子每天都在加班加点地修改方案,连刚来公司不久的许诺都能感受到强烈的紧张以及压迫感。

总裁办公室里,何瀚依然在和企划部的人员审核方案,这次谈话进行得并不顺利,从许诺所坐的角度看,能够清楚看见何瀚凝眸蹙额的严肃表情,房间内的气氛看似压抑,许诺有点庆幸撞枪口的不是自己。

 

“别发呆了,”Coco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她将一叠厚重的资料递给许诺,例行公事地交代道,“这是下周出席酒会的部分宾客名单,标蓝的是重要合作伙伴,标红的是一些媒体记者或者某些边缘人物,里面有照片和姓名,尽量对号入座地记在你脑子里。”

许诺接过这重重一册,抱在胸前仔细翻阅,大概二十来页,入眼全是名字和照片,还被不同颜色的荧光笔标注出来。

“蓝色名单是可以跟何总说话的,红色名单是禁止靠近和交流的,你的任务就是跟我一起把这些人记住,确保酒会那天没有无关人士骚扰何总。”

“所以周一之前都要背完?”

Coco居高临下地睥睨他:“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许诺悄悄埋起头继续翻看,看了没多久又想起一个重要问题,“对了,Coco姐,今天周五,我能早点走吗?”

晚上跟大家约了排练,时间是八点,然而现在已经六点半,距离原定下班的五点钟已过去一个半小时。

说来最近天天都要加班,如果哪天准时五点钟放人,他搞不好会以为是提前放假。所幸经历了将近一周的体验磨合,许诺对这种紧凑的工作节奏早就习以为常,也很理解公司在赶项目时的忙碌状态。

Coco查看了下自己的电子邮箱,发现许诺已把下午派给他做的表格发过来了,于是松口道:“行,那没什么了,记得周末两天背名单。”

看着手上沉甸甸的册子,许诺有种一夜回到高考前的错觉,但还是没有任何怨言:“行,包在我身上。”

Coco朝他挥挥手,示意准许,许诺便安心收拾起座位上的东西。

此时屋内的讨论告一段落,企划部的三人灰溜溜地走出办公室,个个面色凝重,看样子像是刚才被痛骂了。在这几人离开后,何瀚也走到办公室门口,他单手扣扣敞开的门扉,两声清脆的敲击吸引了许诺的注意力。

“小诺,麻烦进来一下。”

不似平时的温和近人,尽管叫着昵称,但从口气不难听出凛凛寒意。眼前的何瀚仿佛恢复了初见时的冷淡肃穆。

对面的Coco耸耸肩,朝他做了个遗憾的表情。

 

许诺战战兢兢地来到何瀚桌前,头低垂着,两手揪紧衣摆,以为要挨训。

“别站着,坐。”

“噢。”

“不坐那,”何瀚阻止了正欲坐在对岸椅子上的许诺,指指自己身畔被企划部负责人坐得还热乎的凳子,示意他过来,“坐这,我有事想跟你商量。”

“诶?”

许诺一阵惊奇,得知不是做错事,心头一块大石落地。他听话地绕过办公桌走至何瀚身边坐下,“想跟我商量什么?”

何瀚将桌面上的一沓文件推到许诺跟前:“企划部的三个开幕方案,两个被毙一个待定,待定的那个也不够完善,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啊?”许诺慌张地摇头摆手,犹如接到一块烫手山芋,“方案什么的我完全没接触过,根本是个门外汉,哪会有什么建设性意见,你问错人啦。”

何瀚却不以为然:“不,我就是想你以一个普通消费者的身份去看,看这样的开幕典礼会不会吸引你驻足。”

“原来如此。”

许诺恍然大悟,没有了心理负担,他便干脆地拿起文件夹浏览。

能让何瀚纠结半天甚至跑来咨询他的意见,想必这些方案确实让人头疼吧。不过仅让他作为旁观者去判断内容是否吸引人,这点忙他还是能帮上的。

半晌,许诺看完大致内容,支支吾吾地说道:“该怎么说呢……”

“开门见山地说。”

“唉,好吧,”许诺合上文件夹,抬头直视何瀚,“好像没什么大错,但也没什么亮点,我不知道你们对那间百货商城的定位怎样,但就这三个方案来看,感觉特别高端,特别沉闷……普通路人应该不敢进来吧?”

“你是说不够亲民?”

这个观点触及何瀚心中一直隐隐觉得不对劲的地方。提交的方案流程完善得体,可总觉得哪里不到位,又说不上来具体漏洞,只好让企划部不断再提新,然每个提交上来的方案其实都异曲同工,以致久久不得突破。

许诺的说法让他豁然开朗。

“大概吧,你看看,要么是鸡尾酒会,要么是高级自助……虽然都是免费的,但正常人肯定以为是上流聚会,唔,不接地气。”

“邀请出席的部分来宾身份尊贵,养尊处优惯了,太接地气恐怕会留下不好的印象。再者,即便需要吸引顾客,也不能把开幕仪式弄得跟菜市场一样。”

“所以这个商场很高端?”

“里面有奢侈品品牌入驻,也有较平价的牌子。正常大商城有的电影院和娱乐场所里面都有,但整体消费者的定位是中上层收入者。”

许诺伤脑筋地摩挲下巴:“就是说,你既要有人捧场,捧场的还不能是菜市场大妈。”

何瀚被他的说法逗得想笑:“算是吧。”

“你要不要考虑分开办呀?”许诺展开微皱的眉头,特别认真地望着何瀚,“把你们邀请伙伴聚到别的地方,吸引顾客的活动就集中在大堂?起码你别让路人以为不穿西服晚礼裙都不能进去似的。”

何瀚欣慰笑笑,予以认可:“可以一试。不过不能分得太开,因为会有部分还未下决心入驻的商家出席,他们想参考首日的人流量做出决定。”

“那你打算怎么办?”

许诺把忽闪的大眼睛睁得圆圆的,格外投入地问着问题,样子可爱得让何瀚忍不住抚摸他的头:“你已经点出问题所在,群众徒新鲜,但宾客要格调,处理好两者矛盾就可以。我会把你的意见反馈给企划部,明天应该能有解决方案。”

许诺试探地问:“那……我就完事了?”

何瀚莞尔一笑:“对,你可以下班了。”

“OK,那周一见。”

许诺美滋滋地站起身,顺便扫了眼手上的腕表,七点四十分。

不知不觉他竟然跟何瀚聊了一个多小时!糟了糟了,租借的排练厅在城西的酒吧区,从市中心过去怎么着都要半小时。

他边往外跑边哆哆嗦嗦地从衣袋里拿出手机,意图跟安頔报备会迟到的既成事实。

何瀚看出许诺表现得不对劲,刚想喊住他问怎么回事,正巧不经意瞥到桌上的台历。今天是周五,他好像说过晚上有乐队排练不能加班到太晚。

 

许诺走出办公室才发现Coco那桌早就人去楼空,他无奈地哀叹一声,没想到她才是这层楼离开得最早的赢家。

他一面动作利落地收拾东西,一面连拨乐队七个人的电话,然而全军覆没皆未打通,估计这会儿都在地铁上,只好给魏歌发条短信,希望他待会儿看见能帮自己说说话。

“小诺,我送你去吧。”

刚摁下发送键,何瀚的声音就从他背后乍起,吓得许诺手机差点摔地上。

“啊?可你不是还在忙?”

“送完你再忙,”何瀚轻拍他的肩膀,抱歉地说,“不好意思,没想到耽误你时间了。开车快,告诉我排练地点在哪。”

许诺一阵莫名感动,没想到何瀚还记得他说过的话。

排练要紧,时间不允许他跟人客套,便欣然接受了何瀚的提议,两人用媲美竞走的速度大步流星地迈向地下车库。

 

 

然后他们遇到了晚高峰。

车堵在出城的环路上,惨绝人寰地堵了二十分钟。

眼看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时针划向八点整,许诺欲哭无泪地嚎啕大叫:“我的天啊!”

“抱歉,”驾驶座上的何瀚转过头,“我忘记会有晚高峰了。”

其实不能怪何瀚,毕竟他家在东边的富人区,且承包了整个山头,自然鲜少遇到交通拥堵。而城西的房价便宜,大多数上班族都在那头买房,所以上下班都有高峰期,堵起来毫无人性。

“不,不是你的错,”许诺泫然欲泣,简直无语问苍天,“怪我没看好时间。”

原本安頔昨天说七点排练,被他好赖拖到八点,并以日后娶不到老婆的毒誓为交换承诺了不缺席不迟到,这下倒好,看来他注定孤独终生了。

“其实下了这条高速就到了,迟几分钟很碍事吗?”

何瀚的态度那样诚恳亲切,再说无论如何都是出于好心,他又怎舍得怪罪:“没事,你慢慢开,注意安全,我已经给他们发短信说了。”

前面的车子往前挪了挪,何瀚立即松开刹车猛打方向盘,以高超的车技超了三辆车,重新插入一列走得较快的车流。

“为什么把排练厅定在城西?离你们宿舍也蛮远的。”

“学校附近没专业的乐队排练室,而且城西的那家价格挺合适。”

“市中心我记得也有,程心之前跟我提过,说什么亚洲最专业的录音棚排练房,就在公司附近。”

“啊我知道!分贝Studio!”提到兴趣相关,许诺立刻来了精神,但很快被残酷的现实打击得稍显失落,“可那是商用的,专供唱片公司旗下的签约艺人使用,跟我们这种平民百姓没有缘分。”

何瀚目视前方,指尖敲打着方向盘,若有所思。

 

此时许诺的手机忽然响了,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安頔打来的催命电话。

“许诺,你已经迟到五分钟了,再不出现就得当一辈子单身狗了!”

安頔几乎是咆哮式地喊出这句话,震得许诺耳朵都疼了,不由把手机拿得离耳朵远点。

“我知道,可是在堵车,你给我十分钟。”

“你打车?怎么没坐地铁?”

“下班都七点四十了,坐地铁照样迟到,还挤。”

安頔哀其不幸,深表同情地说:“同样是实习,我五点准时下班还回宿舍洗了个澡,你们单位怎能如此剥削你。”

许诺担心安頔的大嗓门隔着电话都能让何瀚听见,赶忙猫起腰捂紧听筒,小声道:“别跟我废话了,你们先练着吧,我马上就到,拜。”

“喂、喂……”

 

许诺挂断电话,重新坐直身子。

在通话结束的那瞬,何瀚这边已顺利摆脱拥堵的车流开出环路,没过多久,终于成功抵达排练厅所在的街道。

他换到空档,拉好手刹,戏谑地说:“小诺,实在不好意思,老是剥削你。”

许诺尴尬得无以复加,果然被何瀚一字不落地听见了。

也是,车子就这点空间,安頔声音又大,想让人听不到除非堵上他耳朵。

他纠结地干笑两声,希望何瀚不会往心里去:“不是那个意思,他不了解情况乱开玩笑的。”

“看来我得做点什么补偿你了。”

何瀚的胳膊肘支在方向盘上,手背撑着腮,侧身打量着他。

“多大点事,你别放心上。”

知道何瀚尚有心情打趣,许诺就安心了。

放松的心态让他这回能够顺利解开安全带,下车前他回头望向何瀚:“那我走了,谢谢载我一程。”

 

何瀚仍维持着刚才的姿势,在许诺说完这句话的同时,伸出空闲的右手,食指曲起,在少年清秀挺翘的鼻尖上轻轻刮了一下。

 

“不客气。”

他笑着说。

 

在对方温柔的注视下,许诺的表情变幻莫测。

 



————————

看到有亲提议能不能固定时间更新这样的

我想了想,如果没意外的话大概每周末都有一次更新,然后周中1次,具体得看时间和文力><

比如我最近就好像打了鸡血……

可能是因为你们的留言鼓励到我了吧2333


评论(72)
热度(261)

© 小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