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

不定期抽风

【瀚诺】<自由落体> CH.14

*《缘来幸福》何瀚 x 《栀子花开》许诺

*海报感谢亲耐滴@小苏酥儿   



Chapter.14

 

许诺抱着记事本快步走进何瀚的办公室。

刚进去对方就背朝他摁下遥控器的开关,四周落地窗的百叶窗帘便自动关阖,与外界隔绝,亮度降了一半。

他不知所措地两边看看,略带犹疑地走上前:“何总?”

何瀚坐到桌后的旋转皮椅上,同时对许诺扬了扬下巴,示意他在对面落座。

许诺战战兢兢地拉开椅子坐下去,双手揉捏着笔记本的封皮,神色紧张地望向他。

看他一副全身绷紧的样子,何瀚也不舍得跟他说重话,态度祥和到了极致:“小诺,放松点,只是想问问你刚来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仿佛被他温柔的语气感染,许诺暂时放松,攥紧的手也渐渐打开,“环境啊,设施啊,包括Coco姐,各方面都挺好。”

何瀚饶有趣味地摩挲下巴:“你喜欢Coco?”

许诺没绷住,默默给他翻了个白眼:“你怎么又来了。”跟上次调侃程心的玩笑如出一辙。

何瀚低低笑两声:“只是想让你放松点。”

“你问这样的问题,如果被Coco姐听见了,那我估计要紧张一整天了。”他皱着鼻子轻声抱怨道。

“对了,Coco可能完全遵照全职的实习人员对待你,工作强度估计会很大,你有没有什么不方便的,提前跟我说。”

“工作内容当然没什么不方便,”反正他一个大男人,何瀚是他的顶头上司,那么就是两个大男人,能不方便到哪里去。就是关于Coco口中随心所欲的加班时间,让许诺不得不担心起一件事,“但我听说经常需要加班?是这样的,九月初不就决赛了吗?我们暂时决定每周三周五晚上排练,周末的两个晚上也要排练,时间估计会冲撞……”

何瀚表示理解:“好,那几天尽量让你早点回去。”

没想到他答应得如此爽快,许诺直接开心得从椅子上蹦起来,单手撑着桌沿身体前倾,极力确认刚才不是幻听:“真的吗?谢谢你啦何瀚,啊不,何总!”

何瀚伸直手,不动声色地摸了摸他的手背:“没外人的时候叫何瀚就好。”

许诺微微愣住。

现在这个昏暗的环境,暧昧的动作,还有何瀚的措辞……简直就像无数电视剧里演的上司看上下属,假公济私、欲行不轨的狗血情节。

他被自己异想天开的联想吓到了,赶忙抽回手,猛甩头。

“小诺,你怎么了?”

看着何瀚坦荡荡的关心眼神,许诺顿生愧疚:“没有没有,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没什么我就回去工作了?”

何瀚对于他的思维跳跃习以为常,虽然不知道现在年轻人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奇思异想,但他通常给以无限包容:“去吧。”

许诺给他鞠了个标准九十度角的躬,埋头迅速地小跑出去。

刚回到座位,何瀚就关掉了百叶窗帘,许诺下意识地转头观察动静,没想到准确无疑地对上何瀚的视线,后者冲他浅浅微笑,许诺立即像被灼伤一般地收回目光。

 

上午的工作纷繁忙碌,许诺感觉自己就没一秒钟停过口顿过笔。

他和Coco一直在内外线交错地接电话,时不时还要招待无数等候拜见何瀚的访客,直到中午将近一点,这场看似无休止的战争才稍有停歇。

“差不多了,休息半小时简单吃个饭,”Coco瞅了眼墙上的时钟,又将注意力定格到许诺身上,“下午有视频会议,你跟我一块进去做记录。”

“好。”许诺虚虚地应答,没吃早饭导致的结果是在他强度极大的工作后的现在有些头晕,从座位上起身时甚至觉得眼冒金星。

Coco察觉到他的不对劲:“你还好吗?”

许诺的身体摇摇晃晃,他勉强撑直身子摇摇头:“没事,歇会儿就好了。”

“行,那你照顾好自己,我这边得去帮何总取份文件,下午见。”

“嗯。”许诺本想跟Coco说再见,又意识到办公室里还坐着正跟人视频会话的何瀚,怕自己抱恙的停留给他带来不必要的分心,于是体贴地跟在Coco身后,“啊,Coco姐,我跟你一块撤。”

“那走吧。”

 

许诺晕晕乎乎地跑到下一层的茶水间休息。

进来时摇晃的动静略大,茶水间本来团坐着聊天的工作人员都暂停对话侧目看他。

许诺感觉到变化,连忙双手合十:“不好意思,我是新来的实习生,叫许诺,打扰了。”

“噢,新来的呀,”其中一个打趣地问,“哪个部门的?”

“呃……”许诺想半天也没想到总裁助理应该算什么部门,“我是跟着Coco姐做事的。”

几个人闻言色变,统统从椅子上站起来,并不约而同地朝屋外撤离,边走还边客客气气地提醒道:“原来是Coco的手下,那个,这屋东西都随便用的,柜子里有杯子、咖啡、茶叶等等,您自便。”

许诺莫名其妙地目送这帮人离开,心想Coco地位居然已经崇高至此,搬出名讳就能震跑一堆人,他决定重新审视秘书这个职业。

摁着太阳穴,许诺从水池旁边的抽屉里找到杯子和茶叶,还有几包奶精和砂糖。他颤悠悠地将它们拿到台上,打开水龙头冲杯子。

淅淅沥沥的水声仿佛隔着墙壁传来,鼓膜嗡嗡作响,甚至起了轻微的耳鸣。

估计是没进食以致低血糖,许诺无奈地想,早知道就该在路上买个煎饼,可惜现在他饿得发昏,视野里不受控地忽闪着黑斑,似乎随时会失去意识。

此时,一双温暖有力的大手从他身后扶稳了他的腰身。

突然现身的何瀚凑在他耳边,亲昵而关切地问道:“小诺,还好吗?”

许诺瞬间恢复短暂的清明,他摇头不是点头不是,这个亲密无间的姿势让他无所适从,然而毫无力气躲开:“我、我还好的!就是有点饿……”

“我看你嘴唇都发白了,”何瀚用指腹触碰他的两片唇,万分怜惜地说,“你跟我上去,带你吃点东西。”

“嗯、诶?噢,好的。”

从不安到疑惑到欣喜,饥饿感让许诺变得无比诚实坦然,只要谁给他吃的他就跟谁走,哪里还有其他原则。

然后许诺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下被何瀚手牵手带上楼,两人回到顶层的办公区,外爿的茶几被人铺好桌布,上面摆放着层层叠叠的寿司和海鲜,瞄了眼包装,是将太无二①的外卖。

布置的人员摆放好最后一碟鳗鱼,起身跟何瀚弯腰示意,他轻轻一挥,他们便听话地退下,偌大的空间仅剩两人独处。

何瀚拉着许诺坐到沙发上,给晕乎乎的病号夹起一块赤贝握寿司,许诺凭直觉张口,小小的嘴巴一口含住整块寿司,努力地咀嚼吞咽。

贝肉丝滑不腻,鲜嫩中透着一丝清甜,而且腥味去得干净;米粒则黏合紧实,干湿度恰到好处;两者结合下颇有嚼劲,初尝鲜美,细品浓郁,贝肉内含的肉汁融在香软的饭粒里,味蕾触及之处皆耽溺沉沦。

“呜!好吃!”

许诺像被充了电般恢复精神,他激动地抓住何瀚的胳膊,嘴里还在嚼:“何瀚,这个好好吃!”

他被许诺惊乍的反应逗笑了,抬手抚摸他的头顶:“外卖有什么好吃的,你是真饿了。”

“可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外卖!”

他拿起一双筷子,迅速夹起一块金枪鱼细卷往嘴里咽。

外表的紫菜卷给肉馅更添酥脆微咸的风味,卷里除了新鲜的被碾碎成蓉的金枪鱼外,还有种特制的麻酱,稍甜却不腻味,中和了海味自带的咸涩,口感柔滑,麻香四溢,和金枪鱼及米粒配合得天衣无缝。

许诺几乎流下感动的泪水:“何瀚,真的好好吃……好吃得我快哭了。”

“你要喜欢,以后我天天给你叫这个。”他撑着下巴,神情柔和地注视眼前吃得津津有味的少年,“但你每天中午都得陪我吃饭就是了。”

许诺想也没想,头都没抬就直接答应:“好啊!如果你不嫌我吵的话。”

何瀚轻笑:“怎么会呢。”

 

十几分钟后,经过许诺一顿风卷残云,桌上的食物所剩无几。

何瀚咽下盘里最后一小块爆花鲑鱼,心想这孩子真是饿得可怜,明天干脆连早餐都给他准备下好了。

“何瀚,”许诺心满意足地放下筷子,充满感恩地凝视他,“谢谢招待,我的大恩人。”

“小诺。”

“嗯?”

“如果以后我跟你吵架,是不是请你吃顿饭就没事了。”

“……”

 

下午的工作依然紧张。

不过最头疼的当属跟Coco一起记录何瀚跟国际友人进行的视频会议。

听Coco事前介绍,这是何瀚年初就在接触洽谈的一个重要合作项目,对方是德国目前最大的葡萄酒制造商,意图打入中国市场,而何瀚则在积极争取该品牌在中国地区的主导权,换言之,想直接融资成为中国地区的大股东。

可惜许诺英语本身就一般,加之漫长复杂的英文对话里还不时掺杂几句完全听不懂的德语,听得他头都大了,更别提记录。

一场会议下来,基本没写几个字。

“这是我刚刚会上记的,现在把几个重要事项和进程做个excel表给我。”Coco把议程记录簿递给正头疼不已的许诺,安慰道,“第一次当然会不习惯,别往心里去,让你过去听不是真让你记什么,是给你机会适应。以后如果我分身乏术,有些场合又不准带录音笔,那种时候就得靠你的耳朵和手了。”

许诺接过会议记录,认真地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今后会努力适应的。”

“嗯,那就好。”Coco转脸又端起严肃凌人的架子,“虽然已经过了下班时间,但是你得把这个做完再走。”

许诺精神抖擞地朝她敬了个礼:“是!”

 

拉完行程表,标注好重要的会面日期,再递给Coco检阅修改,整个流程做完,已经接近晚上九点。

许诺精疲力竭,瘫倒在桌面趴睡着休息。

“行,这份没问题,你下班吧。”Coco雷厉风行地关了电脑收好东西,临走前敲了敲许诺的桌子算是打招呼,然后头也不回地闪进电梯。

许诺抻直手臂伸个懒腰,Coco实在来去无踪,办事效率高到可怕,难怪公司上下对她恭恭敬敬的,连何瀚都对她青睐有加。

由于疲累,许诺收拾的动作多少有些滞缓,而恰巧还在办公室里跟人语音的何瀚总算结束谈话,他欣慰地透过玻璃窗探向尚未离去的许诺,起身向他走去。

 

“我送你回家吧。”

何瀚的手臂挽着西装外套,办公桌昏黄的灯光将他线条刚毅且分明的轮廓照得柔和不少。

“已经很晚啦,你别管我了,快回家吧。”

“就是因为很晚,所以我才要送你。”

看着何瀚笃定不移的眼神,许诺知道抗议徒劳,索性随了他的意思。

 

何瀚今天开的是一辆黑色的兰博基尼Aventador②,车行驶出库后,许诺终于没忍住道出了他一直藏在心底的疑惑。

“你到底有多少辆车呀?”

把着方向盘的何瀚听到这个充满憧憬和童真意味的问题,不禁浅浅一笑:“我家里有个地下车库,具体没数过,但五十辆应该有。”

“你怎么不去开车行……”

“你又知道我没在做汽车投资?”

许诺叹气:“好吧。”

同样是男人,何瀚也就大他个六七岁,怎么差距就这么大。

在许诺正神伤失意间,何瀚云淡风轻地抛来了句:“你要是喜欢车,我送你一辆。”

“啊?”许诺当即回过神,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要不要,我才不要你送,我以后自己赚钱了会买的,问你只是出于好奇!”

何瀚轻笑两声,宠溺地说:“那等你以后赚够钱买车,可以咨询下我哪个型号性价比高。”

“真的吗?”许诺笑得沉醉甜美,脑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日后飞黄腾达何瀚对他鞍前马后的场景,“你可得说话算话哦。”

“当然。”

何瀚踩下刹车,侧头看向依旧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许诺,友善地提醒道,“小诺,梦回去再做吧,到你宿舍了。”

“诶?!这么快就到啦,好的,那个,谢谢。”

被戳穿的许诺有些手忙脚乱,他急匆匆想解开安全带下车,无奈太着急以至于摸半天都没摸到扣口。

何瀚无奈,先轻松解开自己的,随后凑过去帮忙:“我来吧。”

那人的气息铺面而来,何瀚劲长的手臂绕过许诺的身体,以一种近乎环抱的姿势摸索着许诺大腿边上的锁扣。

他高大的身形遮住挡风玻璃透下来的光线,阴影笼罩了许诺,在短暂几十秒的近距离接触中,安静得几乎可以听见渐渐加速的心跳声。

何瀚的脸挨得那样近,夜色下的眼眸深邃有力,活像一匹危险却迷人的狼王。

目光交接的瞬间,许诺似乎被夺去呼吸,男人平缓温热的吐息烫坏了他的理智。

 

何瀚替他松开安全带,顺势拍了拍他的大腿外侧:“小诺,好了。”

“多、多谢!”

重获自由的许诺犹如一只受惊的小猫,他迅速打开车门,以接近落荒而逃的姿态蹿离了何瀚虚掩的怀抱。




————————————————

①:将太无二,一家我自己最喜欢的日料店!北京的朝悦有一家,私心安利各位,在英国都吃不到好吃的TAT

②:兰博基尼Aventador,价位在700W左右,单纯觉得酷炫,见下图!



顺便,昨晚终于鼓起勇气写完了这篇文的大纲……

竟然超过了七十章……我已经无法计算这篇文何时写完以及最终多少字数了,希望大家能够祝福我

明天又要上课,下次更新时间又未知了,这两天做到日更,我也是很努力的呢QvQ(别打

评论(70)
热度(275)

© 小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