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

不定期抽风

【瀚诺】<自由落体> CH.11

*《缘来幸福》何瀚 x 《栀子花开》许诺

*海报感谢亲耐滴@小苏酥儿   



Chapter.11

 

如果说冲动是魔鬼,那晚的何瀚恐怕是被魔鬼蒙住了眼睛、覆住了耳朵。

在许诺火上浇油般地扯开自己的衣襟后,他终于无法克制,两手握住少年的肩头将其摁稳躺平,欺身而上噙住他的唇。

那两片柔软的唇瓣仍如记忆中的甘甜饱满,轻轻的吻啜都能吸出丰沛的蜜汁。许诺的舌头软而小,像一朵含苞待放的青涩花蕾,只盼他来汲取开发。

唇舌交缠间,许诺不停发出细弱的嘤咛鼻音,暧昧又煽情,稍稍分离就能看见唇部晶亮润滑的光泽,何瀚含住他的下唇深吮,时不时微微咬啮,直到丰满的唇部快被他吻得发肿充红,他才大发慈悲地姑且放过许诺。

是从什么时候起他开始对这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大学生产生了别样的情愫呢?

或许是在星海大厦门口的邂逅,抑或是许诺一头热请他吃晚饭的夜晚……但从最初就吸引他注意力,并促使他无条件对许诺倾囊相助的,想必得追溯到两年前的初见。

在那个阳光微澜、风轻云淡的下午,许诺对着彼时落魄到极点,正经历人生最低谷的何瀚,慷慨地绽放了一个温暖真挚的微笑。

何瀚至今都还记得他是唯一一个没有表露嫌弃之色,反倒赠予一瓶酒的过路人。

于情于理,他是对许诺报以感谢的,所以在时隔两年的重逢后,他尽可能做到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只可惜许诺似乎并未认出他。

但这不是重点,重要的是许诺还是一如两年前那般善良开朗,活像个热情奔放的小太阳,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靠近。

何瀚的指腹抚过许诺被吻得红肿的唇,无论怎么瞧,那微启的红白相映的唇齿都十分诱人。

他还依稀记得那晚在家当着何琳面的那一吻。

许诺的反应生涩紧张,身体僵硬,可被侵犯的口腔却是任他恣意妄为。

而现在,醉得意识模糊的许诺全身瘫软,一颦一笑都带着迷醉的诱惑气息,甚至连他不经意的轻声喘息、凌乱敞开的衣衫,都无时无刻不在挑战何瀚理智的底线。

何瀚再次吻他,这回是稍显粗暴的掠夺,他缠住许诺乱窜的舌尖,用牙齿缓慢碾磨,等他被麻醉得不再动弹时,便发力地吸吮舔舐。

是旖旎的、温暖的、绵长的。

“唔……”

这样高超的吻技唤醒了许诺的生理反应,他面色潮红,四肢百骸都像浸了水,软得抬不起分毫。




>>戳我戳我<<




许诺做了个奇怪的梦。

他梦见自己变成一只蚌,被海浪推送到搁浅的沙滩上。

岸边的渔夫发现了他,二话不说就要强行打开他封闭的外壳。那双手温暖且劲道强悍,他敌不过对方霸道得近乎蛮横的气力,最终仍是被毫无保留地打开了身体。

在蚌壳张开的一瞬,灼热的阳光照亮了视线,他总算看清渔夫的脸。

 

是何瀚。

 

“啊——!!!”

许诺惨叫一声,猛地从床上弹坐起身。

他的叫声极富穿透力,房外的人以为他是发生什么意外,立即步伐匆匆地赶过来。何瀚推开房门,看见呆愣愣坐在床上神游的许诺,不露声色地问道:“小诺,怎么了?”

闻言许诺才慢半拍地意识到刚才只是一个虚幻的梦境。

他僵硬地抬起头,尴尬地解释道:“我、我做噩梦了。”

何瀚低低笑了两声,款款走近床边,再自然不过地坐在许诺身边,顺了顺他刚睡醒的蓬乱黑发:“饿吗,我让人给你送早餐。”

“饿——”许诺刚想应声,忽然察觉到一丝不对劲,是从他起床后就一直伴随的强烈违和感。他眨着干巴巴的眼睛,莫名其妙地盯住何瀚,“等等,我怎么会在你家?!”

何瀚保持着一贯的泰然自若,理所当然地说道:“昨晚你喝得太醉了,你朋友就让我去接你了。”

“啊?!”许诺表示困惑,他努力回忆昨夜喝断片前的情景,突然茅塞顿开,“是了,昨晚我跟乐队的人在酒吧庆祝来着……老天,是谁给你打的电话,这样麻烦你实在不好意思!我昨晚没失态吧?”

何瀚被他一惊一乍的表情逗得直想发笑,但还是很给面子地没笑出声:“没事,你昨天除了不肯穿睡衣外,都挺安分的。”

“……”

这话听着可不像他很安分的样子啊?

许诺表情纠结,内心只在祈祷没有酒后乱性非礼了人家。

他挠挠头,歉疚地说道:“那几个混蛋太不够意思了,不把我背回宿舍就算了,怎么还麻烦你……实在对不住,你跟我说是谁叫你去的,我回去好好教育他。”

“没关系,估计也是看了你手机通讯录的备注才给我打的电话吧。”

“诶?!”

“你不是把我备注成大哥吗。”

许诺恍然大悟,长叹一声:“啊——是了是了……呃,这真是,不好意思啊何瀚,麻烦你了……”

说实在的,在许诺心里他根本拿捏不好和何瀚关系的亲疏度。

之所以标注大哥其实是怕安頔翻他手机通讯录问东问西,从没想过何瀚本人会知道。

假如何瀚仅把他当成关系一般的普通朋友,自己这样乱认关系是否会造成他的困扰呢?

何瀚捏住他挺翘的鼻尖宠溺地左右晃了晃,贴近说:“都认我做大哥了,就别这么客套好吗。”

“……”

许诺看着近在咫尺的何瀚,不由微怔。

这动作、这距离、这口吻……为什么怎么看都觉得不对劲呢?!

趁他发呆的间隙,何瀚单手握住他的后颈,将人扯至身前,体贴入微地提醒道:“既然醒了就赶紧起床洗漱,我在楼下等你一块吃早餐。”

“噢、好……”

许诺目送何瀚走出卧房,全身心放松地伸了个懒腰。

说来也是奇怪,在何瀚家里睡过一晚后,不仅没有平时惯常的宿醉后头疼胸闷等症状,整个人都变得神清气爽、舒逸轻松。

难不成是山上新鲜的空气具有奇效?

只不过这般随意放松的联想持续没多久,掀开被子正欲下床洗漱更衣的许诺就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

除了内裤,他全身上下未着任何衣物。

许诺总算明白何瀚口中的‘不肯穿睡衣’意味着什么。

 

“啊——!!!!!”

 

凄厉的叫声划破了宁静的清晨。




—————————

在飞机上迷迷糊糊码的

下次更新真不知道什么时候 但反正没卡肉QAQ

么么哒

评论(52)
热度(289)

© 小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