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

不定期抽风

【尘远】惊蛰时雨(奇人奇案AU)- 落尘之章

*海报感谢 @Juanpapa




<落尘之章>


是虚妄。是狂言。是爱恋。 


 

 

晕厥过去的宁昊天被送他们进了医院,由于轻微的脑震荡暂时昏迷不醒。

凌晨的突发事件惊动了宁家不少人,不过以防新闻乱写,当事人宁致远和管家福林协商后还是决定先不声张。

所幸检查后发现宁昊天的头部伤势不重,大概休息个三两天就能清醒过来。得知没有性命之忧,福林便带着宁佩珊先行回去。

只是宁致远依然不肯离开。

他呆呆地站在床尾处盯着昏睡的宁昊天发愣,安逸尘见四下再无旁人,便上前搂紧了仍在瑟瑟发抖的宁致远。

过了几分钟,宁致远忽然伸手抓住安逸尘的胳膊,有些恍惚地轻声说道:“安逸尘,我真的看见了……”

其实从宁公馆到医院的这一路上宁致远都没有开口说过话,如今主动和他攀谈总算让安逸尘松了口气,只是他并不明白宁致远话里真正想表达的意思。

“你之前也这么说,你看到蝙蝠咬你爸爸了?”

宁致远急忙点点头。

“可是我在你家外面没看到任何蝙蝠的踪迹?”

“我……”宁致远愁眉不展地望着他,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如果我说了,你肯定会觉得我不正常,但是……”

安逸尘对他浅浅一笑,安抚道:“不怕,我相信你的。”

“我从小就有一种第六感。”

“第六感?”

“我说不好具体是什么,但有时候我能看到一个人身上过去发生的事。”

听到此话,安逸尘先前从容的神情不禁变得困惑:“你能看到过去发生的事?”

“对,但不是每回都能看见,需要个别契机,而且通常的极限是两个小时以内的事。”

安逸尘脸上的笑容逐渐僵硬,他不知该以何种态度面对宁致远这番匪夷所思的说辞,他有些疑惑,甚至是不解:“你这个症状我从来没遇到过,有可能涉及到神经学方面的研究。不过你说的契机是指什么?”

“就像一种暗示,会刺激我看到那些画面。就像我先前回家,我爸正在客厅里徘徊,我看见他脖子上的伤痕,然后眼前突然闪过蝙蝠在卧室里咬他的画面!”

安逸尘皱紧了眉心,难以置信地看向他:“竟然还有这种事?”

“我知道突然这么说你很难接受,但我说的都是真的。”宁致远见对方开始陷入沉思,情绪不由慌乱起来,他极力想让安逸尘能够相信自己,于是费劲脑汁地举出诸多例子,“比如……我跟街边的报童买报纸,他收钱时我就会看见他半小时前被人偷了钱;又比如我之前从姚发的宴会回到家里,看见我爸脖子被私人医生包扎我就知道他在宴会上是被蝙蝠咬了;再比如你每次见我前,都会喷一种龙舌兰制的古龙水,而且左右两边各喷三次……”

“好了好了,”安逸尘将他牢牢揽进怀里,轻拍他的背试图抚平宁致远紧绷的神经,接着又凑在他半透明的耳廓边上柔声道,“我相信你的。”

宁致远颤巍巍地回抱他,仿佛全世界只有安逸尘一个人能够理解他内心的惴惴不安,他趴在安逸尘的肩上喃喃道:“我从小就能看见这些,我爸和佩珊都说不能让别人知道,不然会以为我是怪物。”他和安逸尘稍微分开些许,抬起明亮的眼眸向上瞧,“你也觉得我古怪是吗?”

安逸尘双手捧住他的脸,格外认真地对他摇了摇头:“没有的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言之隐,你和别人不一样不代表就是你的问题。”

“你不觉得恶心吗?”宁致远有些许哽咽,他一直都很害怕别人知晓这个秘密,“自己的隐私随时会被人窥视到。”

安逸尘凝视他的眼睛,目光是无畏而坦然的:“可我并不介意你了解我的过去。”

此话一出,宁致远不由动容:“安逸尘……”

“好了,我们先别在你爸爸病房里打扰他了,先出去吧。”

“嗯。”

 

走出病房后,安逸尘本想送他回家休息,但宁致远却来了兴致,非要拉他一块分析昨晚在废宅里找到的线索。

“你觉得这张地图和钥匙代表什么呢?”

宁致远振作起精神,铺开那张羊皮纸手绘的地图,和安逸尘认真探讨起来。

他始终坚信,只要破了这桩案子、找到主谋,宁昊天的身体一定会有转好的机会。

 

安逸尘的视线并不在地图上,反而一本正经地打量面前的宁致远:“说实在的,我其实在等你的看法。”

“我第一感觉认为这张藏宝图和宝藏的钥匙,包括姚发在内的几位受害者都是知情人士,换言之,也许这笔财富是他们几个人一起找到的。”

“很有道理,”安逸尘很欣赏他的解析,频频颔首道,“所以你觉得起了杀意的会是他们其中一员?”

“没错,”宁致远语气笃定地继续推断,“很有可能他们在分赃上达不成一致意见,所以成员之中有人利用蝙蝠杀人。”

“利用蝙蝠?”

“尽管不是百分百确定,但我想那种蝙蝠身上应该携带着某种病毒,会严重影响和损坏人的脑部神经,导致他们精神失常出现幻觉,所以才会相继自杀。”

“那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我想去地图所指的位置查探一番,”宁致远十指交握撑住下颌,若有所思地沉声道,“我总觉得,那里会有我想要的答案。”

 

当天夜里他们就踏上了寻找的征程。

比对过实际地图后,确认目标地点位处上海公共租界的东区郊外——是片荒凉阴森的坟地。

一轮弯月悬挂在干枯的树枝杆头,偶有漆黑的乌鸦扑棱着羽翼飞过,喑哑的嘶鸣异常凄厉,让人听了心里直发怵。

宁致远提着一盏煤油灯走在安逸尘身后,灯火照亮了沿路的坟墓,他试图维持冷静,睁大眼睛努力看清那一座座墓碑上的刻字。

“还好吗?”安逸尘在前方牵着他的一只手,不时回头关照他的情况。

“嗯嗯,”宁致远挤出一个苍白的笑容,“就是暂时没发现可疑的地方。”

前面的安逸尘突然停下步伐,转身正面对向他:“你觉得可疑的地方,应该是什么呢?”

“唔……比如空坟?或者无名的墓碑?”

“宁致远。”

安逸尘唤他,神情和态度皆是前所未有的严肃。

“怎么了?”

“我数三声,你往回跑。”

宁致远不悦地皱眉看他:“安逸尘,你干嘛突然这样?”

 

“快跑!”

然而还未到任何答复,安逸尘已经猛地向前推了宁致远一把,自己则护在他身后跟着宁致远疾速跑动。

 

一大群蝙蝠,从天际的角落铺天盖地袭来。

伸展开来的巨大翅膀掩盖了星稀的夜空,腥红的眼目直直锁定在不远处疾驰的二人身上。

“安逸尘!哪来这么多蝙蝠啊!”

两人犹如亡命之徒,使尽浑身气力飞速往前冲,因嫌碍事,宁致远丢掉了手里的灯盏,拼了命地跑动着。身后密集的蝙蝠群仿若遮天的黑色帘幕,一寸寸朝他们逼近。

“我不知道,但这里有可能是他们的巢穴!”

“啊——!”

宁致远倏地摔倒,同时伴随了一声凄惨的尖叫。

 

他面前不知哪里飞来了一只中型蝙蝠,直接用利爪将他扑倒在地,尖锐的獠牙狰狞无比,正逐渐靠近他纤长的脖颈。

“致远!”安逸尘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突发的情形,心脏几乎悬到了嗓眼。

宁致远用双手挡住脑袋,双腿艰难地踢蹬着,试图甩开身上的蝙蝠。

“安逸尘,你别管我!”他分神喊道,“快走!不然待会儿连你也要遭殃!”

但他却停在原地不愿听从宁致远的指示。

眼看腹背受敌,后方兽群马上压境,面前的宁致远也几近遭殃,安逸尘当机立断地折了旁近一截枯枝,用手中的煤油灯将其点燃,熊熊烈火肆意燃烧,安逸尘迅速跑到宁致远身边,用灼烧的枯枝击打蝙蝠。

那怪物似乎怕了火,立即松开抓紧宁致远的爪子,往上飞了几下,安逸尘趁机拉起把宁致远拉起身。

“你没事吧?”

“你疯了?”宁致远焦急地怒瞪他,“刚才为什么不走?”

安逸尘潇洒一笑,倒是满脸的云淡风轻:“我不可能扔下你一个人。”

然下一刻不再容他二人放松,凶恶的猛兽群即将发动四面包抄的攻势。

“现在怎么办啊?”

宁致远望向不远处层迭的黑影,暗想今夜或许会葬身于此。

“我有办法。”

安逸尘揽住他的腰,同时手微微倾斜,火把点燃了墓地的枯草、周遭的树枝,并以燎原般的迅猛火势飞速蔓延。

蝙蝠群果然不敢靠近烈火燃烧之处。

宁致远瞬时看见了生机,拽着安逸尘的手臂就往出口跑,可惜身后的蝙蝠是被猛火挡住去路,但他们面前还有一只怀恨在心的仍不消停。

它滞在半空,伺机等待宁致远转身懈于防范的一刻,待他忘乎所以地往前冲时,蝙蝠悄悄压低了飞行高度,直接往他后颈处飞扑——

 

“小心!”

安逸尘奋不顾身地罩住他后背,用充满肌肉的手臂替他挡下了这次袭击,蝙蝠的利爪抓烂了安逸尘的衣服,几道触目惊心的血痕划花了他的上臂。

安逸尘一咬牙,空闲的遒劲右手从后捉住蝙蝠的脖子,指掌下足狠力,手背青筋根根虬结,几分钟后,他就如此活生生地徒手掐死了这只企图奇袭的野兽。

宁致远没有完全反应过来,整个人都发怔了,但尚未解除的危机不允许他有片刻神游,一旁的安逸尘赶忙牵起他的手再次开始逃命。

 

一路狂奔后,他们终于在墓地周遭找到一间可以藏身的破旧木屋。

两人急匆匆冲了进去,刚关上门安逸尘就虚脱般地坐到了地上。宁致远发现了他手臂的伤势,心焦地蹲身凑近,扶着他坐上木屋内的一处干净的石榻,接着帮忙脱了他的外套,再撕下自己穿的白色衬衫的一段布料,替他仔细地包扎伤口。

“安逸尘,你傻不傻啊,命都不要了吗?”

宁致远垂着头,这个角度安逸尘不能看清他的表情。淡淡的月光透着破败的木窗投射在他乌黑的头发上,看去十分柔软。

“你说话呀!”

完成粗陋的包扎后,宁致远撒气般地用着蛮力在他手臂处系了个死结,似乎这样就能纾解一下心中郁闷。

“我把你的命看得比自己重要,你没事就好……”安逸尘抬手,轻抚他光嫩的面庞,拇指沿着眼角的纹络抹去那一道道细流的水痕,“所以,可以不要再哭了吗?”

“为什么啊……”

宁致远抬起头,湿润的眼眸写满了内疚,打从一开始安逸尘就是被他牵扯进了这系列奇奇怪怪的事件,如今更是为了救他而受伤,何况蝙蝠体内带有剧毒,宁致远并不清楚这道淌血的抓伤会不会致命。

“为什么要救我?你明明可以丢下我不管的!”

安逸尘知道他心里愧疚,所以任由他宣泄般的哭喊责斥。

直到他情绪慢慢平复后,安逸尘才捧着他的半边脸颊,极尽温柔地表白道:“因为我喜欢你。”

恍如一声雷鸣惊响,他的柔情耳语静静轰炸着宁致远的脑神经。

 

天亮时两人互相搀扶着来到医院,宁致远本欲亲自守着安逸尘消毒伤口和打狂犬疫苗,没料想甫入医院大门,就看到一大帮人绕着什么东西围成一团,人群当中还有宁致远再熟悉不过的宁佩珊。

有种强烈的不安升上心头,安逸尘对他示意自己没关系,让他先过去看看,宁致远便松开了手,一阵小跑来到宁佩珊身边。

“佩珊,怎么了?”

宁佩珊转过头来,一见是宁致远,立即控制不住地失声痛哭起来:“哥!爸爸他……他跳楼自杀了!”

平坦的水泥地板上,流淌着鲜红的血液,而那一滩刺目的血泊之上,安详地躺着一位中年男人。

是已然血肉模糊的宁昊天。

 

半个小时后巡捕到位,例行公事地检查尸体并挨个盘查过口供后,草率地声明几日后会给出结果,然后便浩浩荡荡地离去了。

医院的停尸房里,宁致远在得到允许后独自站在玻璃窗外目睹法医检验尸首,最后他们给宁昊天披上冰冷的白布,推进了铁制的冷藏柜。

完事后宁致远没有回公馆,而是径直拜访了安逸尘所在的医院办公室。

只是从进门到现在,宁致远全程保持着寡言少语的状态,这让安逸尘十分担心他是否受了太大打击。

正当他绞尽脑汁想说出合时宜的安慰之词时,失魂落魄的宁致远率先开了口。

“安逸尘,我全都看到了。”

“什么意思?”

“那些蝙蝠每天晚上都来吸我爸爸的血,”宁致远崩溃地拿双手掩面,之前在停尸房外不停回闪的画面让他痛苦不堪,“我现在全都能看见了。”

 

至亲的死亡让宁致远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然这种强烈刺激的结果却是使他那诡异的既视能力突破了两个小时的时限。

现在,他的脑里一直重复上演着宁昊天每晚遭害的惨状。

可他束手无策。



——————

下章结局~~

评论(27)
热度(112)

© 小鬼 | Powered by LOFTER